游牧白金,白色城堡

日期:2019-09-02编辑作者:文学小说

我们正从威尼斯航向那不勒斯,土耳其舰队截住了我们的去路。我们总共才三艘船,而对方从雾中浮现的木船纵列,似乎不见止境。我们心里发慌,船上立即涌现出一阵恐惧与混乱,大多是土耳其人和摩洛哥人的划浆手却发出了欢喜的尖叫。像其他两艘一样,我们的船桨也往陆地划去,朝西前行,但无法像他们那样加快速度。船长害怕被抓后会遭受处罚,因而无力下达鞭打执桨奴隶的命令。后来几年,我常想,我整个的人生就因为此时船长的怯懦而改变了。而现在我却认为,如果我们的船长没有突然被恐惧征服,我的人生就会从那一刻开始转变。许多人相信,没有注定的人生,所有故事基本上是一连串的巧合。然而,即使抱持如是信念的人也会有这样的结论:在生命中的某一段时期,当他们回头审视,发现多年来视为巧合的事,其实是不可避免的。我也有了这样的一段时期:现在,坐在一张老旧的桌子旁写作,回想着在雾中鬼魅般现身的土耳其舰队的色彩时,我已进入了这个时期。我想这应该是说故事的最佳时机。看见其他两艘船逃离土耳其舰队,并消失在雾中后,船长重新振作了起来,终于敢于鞭打执桨手,只是,为时晚矣。当奴隶受到获得自由的激情鼓舞,即使鞭子也不能让他们顺从。十多艘土耳其船只划过令人胆怯的浓雾屏障,猝然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我们的船长现在终于决定放手一搏,而我相信,他努力克服的不是敌人,而是自身的恐惧与羞愧。他命人无情地鞭打奴隶,下令备妥大炮,但奋战的热情燃起得太慢,而且很快就熄灭了。我们遭受到了猛烈的舷炮齐射,如果不马上投降,船就要被打沉,我们决定竖白旗。我们停在宁静的海面上,等着土耳其船只靠近船侧。我回到自己的舱房,把东西归位,仿佛不是在等待将改变整个人生的敌人,而是等候前来探访的友人。接着,我打开小行李箱,翻寻书本,沉浸在了思绪里。打开一本我在佛罗伦萨花费了大价钱购买的书时,我的眼眶盈满了泪水。我听到了外边传来的哀号声,以及来来往往的急促脚步声。我脑子里想着的是一会就会有人从手中把这本书夺走,但不愿想这件事,只是思考书里的内容。仿佛书中的思想、文句及方程式中有着我所害怕失去的所有过往人生。我轻声念着随意看到的文句,仿佛在吟诵祈祷文。我拼命想把整本书铭记在记忆中,这样当他们真的来了,就不会想到他们,也不会想到他们将带给我怎样的苦难,而是记起自己过去的模样,有如回想我欣喜诵记的书中隽言。那些日子里,我是一个全然不同的人,甚至母亲、未婚妻和朋友称呼我的名字也不一样。有一段时间,我仍时不时会梦见那个曾经是我的男子,或者说我现在相信是我的男子,然后汗流浃背地醒来。记忆中的那个人已经褪色,就像早已不存在的国度,或者像从未存在过的动物,又或者像那些令人难以置信的武器一样,其色彩梦幻般的虚无飘渺。当时,他二十三岁,在佛罗伦萨及威尼斯研读过“科学与艺术”,自认懂得一些天文学、数学、物理和绘画。当然,他是自负的:对于在他之前别人所做过的一切,他都不放他眼里,对这一切都嗤之以鼻;他毫不怀疑自己会有更好的成就;他无人能敌;他认为自己比任何人都更聪明、更具创造力。简单地来说,他是个普通的年轻人。当我必须为自己编造一个过去,而思及这个与挚爱的人谈论他的激情、他的计划,以及这个世界和科学,并把未婚妻崇敬自己视为理所当然的年轻人,其实就是我时,让我感到痛苦。但是,我这样来安慰自己:有朝一日会有一些人耐心地看完我现在所写的一切,他们会了解那个年轻人不是我。而且,或许这些耐心的读者会像我现在所想的那样,认为这位读着他的珍贵书籍之际放弃自己人生的年轻人,他的故事会从它中断的地方继续。土耳其水手登上我们的船时,我把书放进了行李箱,走了出去。船上爆发了大混乱。他们把所有人都赶到了甲板上,将大家剥得精光。我心中一度闪过可以趁乱跳船的念头,但猜想他们可能会在我身后射箭,或是抓我回来立刻处死,况且我也不知道我们离陆地还有多远。起初没人找我麻烦。穆斯林奴隶解开了锁链,欣喜呼喊,一群人立刻对曾鞭打他们的人展开报复。他们很快就在舱房找到了我,冲进来把我的财物抢了个精光,翻找行李箱搜寻黄金。当他们拿走一些书和我所有的衣服,而我苦恼地翻着遗下的几本书时,有人抓住了我,将我带到其中一名船长面前。我后来得知,这位待我不错的船长,是改变宗教信仰的热那亚人。他问我是做什么的。为了避免被抓去划桨,我马上声称自己具有天文学和夜间航行的知识,但没什么效果。接着,凭靠他们没拿走的解剖书,我宣称自己是医生。当他们带来一名断了手臂的男子时,我说自己不是外科医生。这让他们大为不快,正当他们要把我送去划桨时,船长看到了我的书,问我是否懂得化验尿和号脉。我告诉他们我懂,因此我既避免了去划桨,也拯救了我的一两本书。但这项特权让我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其他被带去划船的基督徒,马上恨我入骨。如果可以的话,他们夜里会在囚禁我们的牢房杀掉我,但他们不敢,因为我非常迅速地和土耳其人建立了关系。我们懦弱的船长刚遭火刑处死,而且对曾鞭打奴隶的水手,他们先是割下其耳鼻,然后放上木筏任其漂流,作为一种警告。在我用常识而非解剖学知识治疗的几名土耳其人,他们的伤自行复元之后,大家都相信我是医生。即使那些因嫉妒心而告诉土耳其人我根本不是医生的人,晚上也在牢房要我治伤。我们以壮观的仪式开进了伊斯坦布尔。据说,年幼的苏丹也在看着我们。他们在每支桅杆上升起了自己的旗帜,并在下面倒挂上我们的旗子、圣母玛利亚的肖像及十字架,让地痞流氓们射箭。接着,大炮射向天际。和日后那些年我怀着哀伤、厌恶及欢欣的复杂心情,从陆地上观看的许多仪式一样,这个典礼持续了很长时间,甚至有人都被晒昏过去了。接近傍晚时分,我们才在卡瑟姆帕夏下了锚。被带往皇宫来到苏丹面前之前,他们用链条铐住了我们,让我们的士兵可笑地前后反穿盔甲,把铁箍套在了我们船长和军官们的脖子上,并且耀武扬威、喧嚣地大吹从我们船上拿走的号角和喇叭。城里的人成列站在街巷,兴致勃勃好奇地看着我们。苏丹隐身在我们目光未及之处,挑出他的奴隶,并把这些苏丹奴隶与其他人隔开。他们把我们送到加拉塔,关进了沙德克帕夏的监狱。这个监狱是个悲惨的地方。在低矮、狭小、潮湿的牢房中,数百名俘虏在肮脏之中腐烂。我在那里遇到了许多人,得以实习我的新职业,而且真的治愈了其中一些人,还为守卫开立了治背痛或腿疼的处方。所以,我在这里受到与其他人不同的待遇,获得了一个有阳光的牢房。看到其他人的遭遇,我试着对自己的境遇心怀感谢。但一天早晨,他们把我和其他犯人一起叫醒,要我外出劳动。当我抗议说自己是医生,有医药及科学知识,却换来一顿讪笑:帕夏的庭园要增高围墙,需要人手。每天清晨,太阳还未升起,我们就被链在一起带出城。搬运了一整天的石头之后,傍晚我们依旧彼此相链地跋涉返回监狱。我心想,伊斯坦布尔的确是美丽的城市,但是人在这里必须是主人,而不是奴隶。然而,我仍然不是寻常的奴隶。现在我不只照料狱中衰弱的奴隶,也给其他一些听说我是医生的人们看病。我必须从行医所得中拿出一大部分,交给把我夹带到外面的奴隶管事和守卫。借由逃过他们眼睛的那些钱,我得以学习土耳其语。我的老师是一个和蔼可亲的老人家,掌理帕夏的琐事。看到我的土耳其语学得很快,他非常高兴,还说我很快就会成为穆斯林。每次收学费他都扭扭捏捏地。我还给他钱,让他替我买食物,因为我决心好好照顾自己。一个雾气弥漫的夜晚,一位管事来到我的牢房,说帕夏想见见我。怀着惊讶与兴奋的心情,我立即打理好了自己。我心想是家乡的宽裕亲戚,可能是父亲,或者未来的岳父,为我送来了赎金。穿过大雾,沿着蜿蜒狭窄的街道行走时,我觉得仿佛会突然回到自己的家,或者如大梦初醒,见到我的家人。或许,他们还设法找人来当中介让我获释;或许,就在今夜,同样的浓雾中,我会被带上船送回家。但进入帕夏的宅邸后,我明白了自己不可能如此轻易获救。那里的人走路都是蹑手蹑脚的。他们先把我带进一处长廊等待,然后引领我进入其中一个房间。一个和善的瘦小男子盖着毛毯,舒展着身子躺在一张小睡椅上。一个孔武有力的魁梧男子站在他的旁边。躺着的男人就是帕夏,他招手示意我近身。我们谈了话。他问了一些问题。我说自己学过天文学、数学,还有一点工程学,也有医学知识,并且治疗了许多病人。他不断问我问题,当我正打算告诉他更多的事时,他说,我能这么快学会土耳其语必定是个聪明人。他提及自己有个健康上的问题,其他医生束手无策,听到关于我的传闻后,希望让我试试。他开始描述自己的问题,我不由得认为这是一种只会侵袭世上惟一一位帕夏的罕见疾病,因为他的敌人以流言欺骗了神。但是,他的抱怨听来只像呼吸急促。我仔细询问,听了听他的咳嗽声,然后去厨房用在这里找到的材料,制作了薄荷口味的绿含片。我也准备了咳嗽糖浆。由于帕夏害怕被人下毒,所以我先在他面前啜饮一小口糖浆,吞下了一粒含片。他告诉我,我必须悄悄离开宅邸返回监狱,小心不要被人看见。后来管事解释说,帕夏不希望引起其他医生的嫉妒。第二天我又去了帕夏宅邸,听了听他的咳嗽声,并给了同样的药。看到我留在他掌心的那些色彩鲜艳的含片,他高兴得像个孩子。走回牢房时,我祈祷他能够尽快康复。翌日吹起了北风,温和凉爽,我想即使自己没有意愿,这样的天气仍将使健康改善,但却没有人来找我。一个月后,我再次被召唤,同样正值午夜。帕夏精神奕奕地自行站起。我很宽慰地听见,他在斥责一些人时呼吸仍旧顺畅。见到我,他很高兴,说自己的病已经痊愈,我是个良医。我想要什么回报?我知道他不会马上放我回家。因此,我抱怨自己的牢房,还有狱中的处境。我解释说,如果是从事天文学、医学或者科学,我对他们会更有用处,但是沉重的劳役让我精疲力竭,无法发挥。我不知道他听进去了多少。他给了我一个装满钱的荷包,但大部分都被守卫们拿走了。一星期后一个晚上,一名管事来到我的牢房,要我发誓不企图逃跑后,解开了我的锁链。我仍被叫出去工作,但是奴隶工头现在给了我较好的待遇。三天后,那名管事给我带来了新衣服,我知道我已得到了帕夏的保护。我仍会在夜间被召至不同宅邸。我替老海盗的风湿症、年轻水手的胃痛开药,还替身体发痒、脸色苍白或头痛的人放血。有一次,我给一个苦于口吃的仆人之子一些糖浆,一周后他就开始张口说话了,还朗诵了一首诗给我听。冬天就在这样的情况下过去了。春天到来时,我听说数月没有召见我的帕夏,现在正和舰队在地中海。夏季炎热的日子里,注意到我的绝望与沮丧的人对我说,我实在没有理由抱怨,因为我靠行医赚了不少钱。一名多年前改信伊斯兰教并结了婚的前奴隶劝我不要逃跑。就像留着我一样,他们总会留下对他们有用的奴隶,始终不会允许他们回国的。如果我跟他一样,改信伊斯兰教,可能会为自己换来自由,但也仅此而已。我觉得他说这些只是想试探我,所以告诉他,我无意逃跑。我不是没有这个心,而是缺乏勇气。所有逃跑的人都未能逃得太远,就被抓了回来。这些不幸的家伙遭受鞭打后,夜间在牢房替他们的伤口涂药膏的人,就是我。随着秋天的脚步接近,帕夏和舰队一道回来了。他发射大炮向苏丹致敬,努力想像前一年一样鼓舞这座城市,但他们这一季显然不如人意,只带回了极少的奴隶关到监狱。后来我们得知,威尼斯人烧了六艘船。我找寻机会和这些大多是西班牙人的奴隶说话,希望得到一些家乡的讯息,但他们沉默寡言、无知又胆怯,除了乞求帮助或食物,无意开口说话。只有一个人引起了我的兴趣:他断了一只手臂,却乐观地说,他有一位祖先发生了同样的灾难却存活了下来,用仅存的手臂写下了骑士传奇。他相信自己会获救去做同样的事情。后来的日子,当我编写着生存的故事时,忆起这个梦想活着写故事的男子。不久,狱中爆发了传染病,这个不吉利的疾病最后夺去了逾半数奴隶的性命。这段期间,我靠着买通守卫保护住了自己。存活下来的人开始被带出去干新的活。我并未加入。晚上他们谈论着如何一路赶去金角湾顶,在木匠、裁缝与漆匠的监督下,干着各种手工活:他们制作包括船只、城堡及高塔的纸模。我们后来得知,原来是帕夏要为他儿子娶大宰相的女儿举行一场壮观的婚礼。一天早晨,我被传唤至帕夏的宅邸。我到了大宅,想着是他呼吸急促的老毛病复发。他们说帕夏有事正忙,把我带到一个房间坐下等待。过了一会儿,另一扇门打开,一个约比我大五、六岁的男子走了进来。我震惊地看着他的脸——立刻感到恐惧不已。

图片 1

在黑海北岸和高加索山区,奴隶贸易是有利可图的事业。至少从古希腊城邦时代开始,这类产业就在黑海沿岸地区十分发达兴盛。哪怕是在人文主义出现的近代,当地都不能摆脱对奴隶经济的需求。至于支撑这种非人道生意的买主,则是众多落后国家的劳动力渴求。

成熟的国际市场

图片 2

热那亚一度是黑海奴隶贸易的主要推动者

第四次十字军东征后,热那亚人开始闯入被拜占庭视为禁脔的黑海。不用多少时间,拜占庭的地方割据势力和其他意大利航海共和国也加入进来。多方共同奴隶,重新编制起新的国际奴隶贸易。

1266年,作为重要殖民城市的卡法建立。热那亚探险家与金帐的蒙古大汗签订协议,将这里作为自己在黑海地区的最大据点。同时也成为意大利城邦、拜占庭希腊、东欧平原之间的贸易枢纽。

图片 3

热那亚人留在克里米亚半岛的意大利城堡

除了皮毛、矿石、木材、粮食等自然资源,意大利冒险家也会从草原地带绑架走蒙古、突厥和罗斯人口。期间,金帐大汗深感兵源流失和属民不满的威胁,在1307年找借口驱逐了所有热那亚人。但到1312年,经济压力又迫使新任大汗请意大利人回卡法继续经营。

一些来到东方的西班牙和英格兰旅行家,也曾特别记录卡法奴隶市场的情况,并将买到的女奴带回西欧。作为传统的奴隶进口大户,马穆鲁克埃及会专门从高加索地区挑选适合战斗的青年,作为奴隶士兵的候补人选。1291年,马穆鲁克进攻最后的十字军城市--阿卡。军中就有很多来自高加索籍士兵,全由热那亚人转卖到埃及。

图片 4

击败十字军的马穆鲁克 主要兵源从意大利商人手里购买

克里米亚汗国的发展模式

图片 5

意大利人的奴隶贸易 离不开克里米亚鞑靼的帮助

除了意大利人,后来出现的克里米亚汗国和诺盖汗国,也对南俄罗斯草原定期劫掠。他们努力成果,是白奴市场的最重要货源。

这个克里米亚的鞑靼国度,最早是由金帐汗国的争权者组织而成。起初是一个部族联盟,由哈纳特贵族主持事务,沿用成吉思汗法典。随着奥斯曼帝国在15世纪的强势介入,大汗的半岛处于君士坦丁堡的直接控制之下。汗国的其他部分也被奥斯曼人影响,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土耳其之鞭。

图片 6

交易对象由热那亚换成奥斯曼 对鞑靼人并无影响

由于古兰经主张穆斯林不能互相奴役,所以只能使用那些在敌人压迫下改宗的前穆斯林。这为克里米亚汗国的抢劫,提供了极好的理论支持。作为主要买主的奥斯曼帝国,在安纳托利亚、塞浦路斯等地需要各种农奴和劳动力。否则就没法从事经济生产和手工业制造。在苏丹的授意下,克里米亚汗国的掳人行动成了基本政策和重要经济源,远胜该地区的普通工商农业产出。

一旦奥斯曼帝国有重大政策出台,奴隶市场的供求关系都会受到影响。比如1453年,帝国征服君士坦丁堡后,急需大量的粮食供养城市人口。因此要求安纳托利亚和埃迪尔内附近的经济农庄有更大产出。随后,奥斯曼通过控制克里米亚汗国在东欧劫掠人口,充实两个地区的劳动力缺口。尤其是在安纳托利亚地区,奥斯曼非正规军人掀起的一系列耶莱里起义,导致人口流失和盗贼横行。这里的封建主们就更需要来自黑海北岸的农业奴隶。

图片 7

奴隶贸易几乎就是克里米亚汗国的支柱性产业

于是,在整个15-18世纪,东欧的波兰-立陶宛、乌克兰和白俄罗斯地区,先后因劫掠损失了200-300万人口。从1649年开始,并不富裕的早期沙皇俄国,都得门用一笔资金赎买被掳掠到克里米亚的本国奴隶。波兰国内的犹太商人,出于维系犹太社群和王室的关系,也会定期赎买波兰-立陶宛的奴隶和俘虏。乌克兰地区的民间传说《康狄卡近乡话夜》,也有很多关于和鞑靼人作战、救回被鞑靼被俘哥萨克的故事。但总体来看,流失人口远远大于回流数目。一直到20世纪,乌克兰地区还流传着关于鞑靼入侵的谣曲:

河边烈火在焚烧,鞑靼人在赶俘虏。

田园被毁财散尽,老妪惨死马刀下。

这些流失的白奴人口,被克里米亚人称为“草原民族的收成”,并以讹传讹为“白金”。17世纪的君士坦丁堡,奴隶占到了城市总人口的20%。比例之高,在当时的世界各地都属罕见。

图片 8

大量的东欧人口在几百年内成为奴隶

各有千秋的去向

图片 9

奴隶从首次贩售开始 就要遭到层层筛选

虽然今人会将奴隶视为命途多舛的受害者,但不同出路对于当事人的影响也各有千秋。

那些由海盗劫掠的欧洲战俘而言,往往被扣押在北非的监狱、工地和划桨船桨位上。着名的西班牙作家塞万提斯,在从勒班陀战场回国的路上被俘,命运就此发生改变。指挥了马耳他保卫战的医院骑士团团长拉-瓦莱特,也被奥斯曼帝国的阿尔及尔总督图尔古特俘虏,并当了一年的划桨奴隶。作为报复,奥斯安帝国也有一些贝伊或者帕夏,成为骑士团的俘虏并被罚为划桨奴隶。从此就需要忍受臭气熏天的环境,过着忍饥挨饿的悲惨生活。

图片 10

划桨奴是人们最不愿意接受的结果

但是对出身贫苦的东欧农奴来说,被卖到君士坦丁堡也是开眼界的荣耀之事。除了农奴、家仆,还可能成为近卫军士兵。哪怕沦为贵族的性奴隶和太监,都有飞黄腾达的可能。因此在高加索的索卡西亚等地,摇篮曲甚至这样唱道:嫁给苏丹为妻,钻石数不清,风光日子过不完。

当时高加索白奴的出路,主要是成为奥斯曼人的“耕犁和镰刀”。他们需要为安纳托利亚、希腊和塞浦路斯的地主耕地。有一技之长者,才可以在城里当工匠或者画家。此外,面部清秀的男奴隶会被送入贵族家庭或者后宫,成为家仆或娈童。数次落选后的可怜人,就只能去划桨船上报道了。

图片 11

奥斯曼社会动荡 随时需要奴隶补充兵源与劳动力

近卫军的升级之路

图片 12

成为近卫军 是很多奴隶的最佳选择

基督徒白奴的另一个重要出路,是成为奥斯曼帝国的近卫军成员。甚至有可能获得晋升拔擢的机会,当上苏丹之下的顶级贵胄。奥斯曼宫廷也需要不断补充近卫军兵源,并因此推出了非常制度化的“血税”政策。

候补成员主要由军官带着征兵令,由本地基督教神父配合征收。这些来自黑海北岸、希腊、塞浦路斯和巴尔干地区的基督教孩童,会带着圆锥形帽子、穿上红衣,并从原生家庭自备衣粮。随后以100-200人为一组,来到君士坦丁堡的城门下。除了身体健壮、面色红润、四肢协调之外,加分指标是身体有疤痕。因为疤痕是男子好斗的标志之一。

图片 13

苏丹亲自挑选新来的近卫军兵源

在通过体检、登记、行割礼后,仔细鉴别才正式开始。师傅们会根据土耳其相面学、占星术以及现场观察,区分待入伍的成员。资质平庸者被分配到安纳托利亚地区,与普通土耳其家庭一道从事耕作。这些家庭负责给孩子伊斯兰世俗与宗教教育,并以劳动强健其体魄。通过同化政策,让他们学习土耳其语、基础性军事技能和宗教,为正规的军事训练做准备。初学者受到严明的军纪约束。在训练结束时,参加近卫军举行的盛大结业会操。团长会给他们每人分发近卫军毡帽和证书。

比较优秀的男孩,则送到土耳其名门望族家中栽培。按照流程,他们首先学习伊斯兰教教义和土耳其、波斯、阿拉伯语。其后再学习各种通识性知识,再根据特长进行因材施教。学习科目包括宗教、管理或兵法。作为潜在的管理者,他们还必须掌握文学、骑术、标枪、射击和举重。为了专心操练,所有人被禁止与外界联系。经过若干轮选拔,最优秀的人会去苏丹金库或御厨房工作。其余的会担任卡皮库鲁部队的军官,或者帝国的行政管理人员。

图片 14

近卫军中的佼佼者 可以升认帝国的高级官吏

由于血税主要以基督徒为征收对象,让很多其他信仰群体非常苦恼。普通土耳其人、波斯人和犹太人的贫苦家庭,会把孩子送到高加索山区或者基督教堂受洗。这样就可以获得一个貌似基督徒的身份,然后走流程混入近卫军队伍。

总体来看,多数基督教白奴出身的战士,主要是成为待遇优厚的亲兵和军官。极少数人可以跻身帝国的核心高层,成为首相或地方省长级别的帕夏。在早期西方观察者的眼中,这些人训练有素、纪律绝佳且行动整齐划一。但到18-19世纪,就被视为放荡不羁、满口脏话,行为令人作呕。

图片 15

不少近卫军可能在战场上遭遇自己原生家庭的成员

笼中的金丝雀

图片 16

女性白奴容易进入奥斯曼人的后宫

女性白奴的出路主要是后宫、妓院等场所。许多苏丹都偏爱来自高加索的索卡西亚和乌克兰女俘,让部分人瞬间完成了阶层跨越。这个群体中最传奇的人物,就是苏莱曼大帝的宠姬、出身利沃夫的许蕾姆。她的土耳其语名字的意为“快乐”。

很多白奴女子也会被太监们授予玫瑰、风信子、水仙等土耳其语名字,取代她们的本名。入宫之后,就会在收入和地位上有短期飙升。但终究只是笼中的金丝雀。

图片 17

奥斯曼贵族对于女性白奴也有特殊偏好

根据奥斯曼帝国早期的血腥继承制度,如果王子夺权失败,那么他的家眷和支持者有很大的概率被新苏丹清洗。其他王子和前苏丹的小妾,也会被近卫军用弓弦或者手帕勒死。这个统延一直续到1648年后,才基本上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对王子与妃嫔的终身囚禁。由于长期处于与世隔绝的环境,这些人和他们的孩子都身体虚弱。到了帝国晚期,宫廷中经常周期性爆发肺结核。继承人、女眷乃至苏丹自己,都经常出现肺结核症状。

同时,随着俄罗斯帝国对黑海北岸与高加索山区的征服,白奴贸易才终于出现式微。作为全球最大奴隶进口方的奥斯曼,不仅在技术发展上日渐落伍,在维系日常生产模式方面也被釜底抽薪。

图片 18

俄罗斯帝国的扩张 打断了黑海沿岸的白奴贸易

对于需要依赖奴隶来保持战斗力的国度,能有几百年的盛世已算得上幸运。但既然他们的社会惯于将勇士驯化为奴隶,那么就势必在盛产勇士对手面前一溃千里。

本文由王中王开奖结果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游牧白金,白色城堡

关键词:

第二章 新生活 奥尔罕·帕慕克

曾几何时,这辆邮车曾四处分送包裹、情书、讣告以及挂号邮件,可如今却扔在拉德维山顶上的天文台旁。我坐在邮...

详细>>

杰夫代特先生,女人们在贝伊奥鲁

尼甘女士爬楼梯的时候出汗了,她得以清楚地认为到本身怦怦的心跳。她说:“那哪像三月份的气象啊,大致就跟夏...

详细>>

杰夫代特先生

雷菲克踮着脚尖轻手轻脚地往楼上走,他大喜过望地想:“裴丽汉那年看见笔者不精通会怎么想?”他转到了二楼的平...

详细>>

杰夫代特先生,大叔和军官外甥

杰夫代特先生说:“孩子,笔者其实不精晓,好好的您怎么就想着要相差部队呢,何况如故在你将要踏入终极的时候...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