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涯教主,奇门怪派

日期:2019-09-10编辑作者:文学小说

三个人终于脱离了危险!这时他们才发现全身已极度疲乏! 这不仅仅是因为一番澎涨,更是因为紧张所致,他们的神经一直绷得紧紧的,几乎要绷断了. 三个人一屁股坐在地上,半天说不出话未. 终于,韩小铮开口道:“他终于死了!” 段如烟道:“可惜,我没有在他身上砍一刀!” 夏雨却站起身来,在四周转了一圈后回到了原处,一脸的失望:“如果找到这儿的狗官,我非得要了他的命不可!居然伙同吕一海来暗算我!” “小姐放心,我已经代你杀了他!”突然响起一个尖细的声音! 三人一惊,同时循声望去,却见不远处不知什么时候已站了一个身材极为高大的人,足足比常人高出一头,皮肤白得有些诡异,更奇怪的是他这样一个大男人,竟然身着一件花花绿绿的袍子! 段如烟想笑却又笑不出来! 却听得夏雨大声叱道:“好大的胆子,竟然此时才出现!要不是本小姐聪明过人,早就没命了!你自忖有几个脑袋?” 这个花花绿绿的巨人惶然失色道:“小姐恕罪,恕罪,我实在没有想到这老贼如此神通广大,不但识破了小姐的锦囊妙计,还胆敢冒犯小姐!” 夏雨冷笑道:“你的意思是讥讽我的计划不够高明才会被他识破?” 那巨人更是一脸惊惶:“借我一百个胆子也不敢这么想!” 夏雨哼了一声,道:“既然你已知罪,便说说你有什么可以赎罪的?” 巨人摸了摸额头上的汗,陪笑道:“有,我有好消息要告诉小姐.” 夏雨道:“说!” 巨人道:“密州、云州、怨县等几个府县的逆贼已被法办。” 夏雨冷冷地道:“这是官场上的事,高兴的应该是詹御史,与我何于?何况,这样一来,势必打草惊蛇,岂不是增加了我的难度?” 巨人刚刚擦掉的汗又“嗖”地出来了:“小姐与詹御史应同舟共济才对…。"夏雨柳眉一竖:“你是在指责我吗?” 巨人惊惶道:“不敢,不敢.” 夏雨哼了一声,道:“谅你也不敢!詹御史只知贪功冒进,不顾整体协调;极可能酿成大错。他应该知道官府中人即使再险恶,终是贪生怕死之辈占多数,前怕虎后怕狼,铁了心犯上作乱的终是少数。可江湖中人却不同,大多是亡命之徒,一有风吹草动,反可能使他们加紧行动……” 巨人听得心惊肉跳。 夏雨看了他一眼,道:“这就是你所说的好消息?” 巨人干咳了一声,道:“我生性愚昧,何尝想过这么多?我还有一件事要告诉小姐,不知……” 夏雨道:“是不是又是什么好消息?” 巨人尴尬道:“是好是坏,小姐听了便知,咳…有消息说六贼今晚将会离开他的老巢,去劫法场。” 夏雨眉头一跳,道:“这消息可靠吗?” 巨人道:“是内线传出来的,应该可信!” 夏雨突然一拍掌,一脸的兴奋,道:“好!这才是个好消息!"巨人一时反应不过来. 夏雨道:“在今天天黑之前,你能联系到多少人?” 巨人道:“小姐是指官……” 夏雨喝道:“废话!当然不是官场上的那些饭桶!” 巨人忙道:“估计有二百多人!” 夏雨道:“都是些什么人?直言无妨,他们都是自己人。” 巨人道:“神电营有七十号人,御前侍卫二十二人,其中一品带刀侍卫二人,天残十二剑,圣天法王,不二门弟子四十多人,剩下的就是我的不屑弟子了.” 夏雨沉思良久,方道:“人数倒是不少了…。你在联络这些人的同时,也要设法告知詹御史,让他不要守得太严,要让六贼得手!” 巨人吃惊地道:“让他得手?” 夏雨道:“不错,不过得用掉包计!到时他救回来的人事实上是我们的人,这便是在他身边埋好的一把利刃!” 巨人恍然大悟,立即一脸崇拜:“小姐果然是高人一等,只是不知小姐要召集这么多人的用意是……” 夏雨冷冷地道:“我要乘他离开老巢之际,捣了他的老巢!” 巨人一愕,立即一脸兴奋:“这下够他受的了!” 夏雨道:“切莫高兴得大早!六贼老奸巨滑,我们稍有不慎,就可能前功尽弃。所以,这一次你召集人手时,不要将计划告诉他们,以免走漏了风声。天黑之前,每路人马都赶到六贼老巢西侧三里外的那片芦荡子边上即可!” 巨人道:“如果没有别的事,我这就去!” 夏雨却道:“等等!” 巨人惊讶地道:“小姐还有事吗?” 夏雨笑道:“回去换件衣裳,否则这花花绿绿的衣服别人一眼便认出你了!” 巨人“嘿嘿”一笑,道:“恐怕我这号身子一时还找不到别的合身的衣衫.” 夏雨挥了挥手:“去吧,事情若办砸了,我割你身上的肥肉喂狗!” 巨人道:“怎敢劳小姐大驾?我自己动手!” 说罢哈哈一笑,道声:“告辞!”身形竟快得惊人!与他那高大粗壮的身架子一点也不匹配. 待他远去了,段如烟道:“想不到瘦鬼门的当家人胖大仙对你竟如此言听计从!” 韩小铮吃惊地道:“他竟是人称‘胖者割肉,瘦子剔骨,斤两不论,只要一命’的胖大仙?” 段如烟道:“除了他之外,还有谁会这么又胖又高又怪?” 韩小铮道:“可是胖大仙在三十多年前便已成名了,怎么看上去只有四旬不到的年纪?” 夏雨笑道:“大概他平时肉吃多了,滋补着身子所以不显老。” 韩小铮道:“据说‘瘦鬼门’的人都是骨瘦如柴,唯有掌门人却是其胖如猪?” 夏雨道:“正是如此;其实每一任掌门人在没有成为掌门人的时候,也是骨瘦如柴,但一旦成了掌门人,便会飞速变胖!” 段如烟忍不住笑道:“莫非‘瘦鬼门’的掌门人平时都是虐待弟子,有什么好吃的都是独自一人享受?” 夏雨笑道:“这倒不是,而是与他们所练的武功有关.他们是武功越高人越瘦,瘦到可以做掌门人时,再习练只有掌门人才有资格练的武功,便又开始变胖!越胖的掌门人,武功越高!” 韩小铮道:“如果这位‘胖大仙’与先前的掌门人相比如何?” 夏雨道:“据说在十四任掌门人中,他是第三胖的,排在他前面的还有‘胖大忠’、‘胖大叔’。” 韩小铮忍不住大笑起来:“有趣,有趣,连名字也是如此有趣!” 段如烟道:“据说这个门派的人一向行踪诡秘,呼啸来去,亦正亦邪,不可捉摸,不知为何‘胖大仙’竟对夏姑娘如此尊重?而且夏姑娘又一再提当朝的御史大人,更是蹊跷,莫非夏姑娘是为官府中人办事的?” 夏雨道:“不是。” 段如烟有些惊讶了. 夏雨却道:“段姑娘认为官府是为谁办事呢?” 韩小铮插话道:“官府当然是为百姓办事!。 段如烟不屑地道:“为百姓办事?他们不坑老百姓己是阿弥陀佛了.他们是为自己办事! 为钱为官位办事!” 夏雨笑道:“说得不错!” 韩小铮一拍头,恍然道:“夏姑娘一定是为皇上办事的,对不对?” 夏雨道:“不错,我以为你们会如此回答,没想官府在人们心中的印象已如此之坏,官府为自己为官位为银两办事,我却是为皇上办事!” 韩小铮、段如烟虽然心中己有所察觉,但那终究是模糊的感觉,现在听夏雨说出来,不由仍是大吃一惊.再看夏雨,感觉就有一些怪了.夏雨叹了一口气,道:“在我们江湖中人眼中,皇上总是既奢华又残暴,或者浑浑噩噩,所以江湖中人与朝廷总是处于一种相互敌视,相互猜忌的状态中。其实,真正能为百姓办点事的,是朝廷,而不是江湖。因为江湖中虽然有不少行使仗义之人,但同样也有许多邪恶之徒;江湖内部的这两股势力之间相互争战,已不可能有更多的精力去关注百姓,何况江湖中人总是以杀止杀,怨怨相报,视人命如草芥,这与普通人的愿望是相挬的!” 顿了一顿,她接着道:“许多人听见江湖人为朝廷效力,便视之为鹰犬,认为其人是贪图荣华富贵,不知二位对此事是如何看待的?” 韩小铮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才好.事实上他心中对朝廷中人的确没有什么好感.段如烟道:“无论如何,我们知道夏姑娘不是恶人,至于皇帝是什么样的,那么远的事,我们又何必去管他?” 夏雨笑道:“还是段姑娘快言快语,我与胖大仙所说的‘六贼’不是六个人,而是一个人,他便是神手!因为他是六王爷,所以我们的人一直以六贼称他,一来图个嘴上痛快,二来也可有些保密的作用.” 韩小铮惊讶地道:“如此说来,朝廷也有意要对他出手了?” 段如烟道:“当然,否则何来御前侍卫?似乎‘神电营’也是朝廷的一种势力吧?” 夏雨道:“不错,神电营里的人士是由各地六扇门中选出来的高手!整个计划是由皇上亲自布署的。所谓‘刑不上大夫’,没有皇上的旨谕,除了江湖中人之外,有谁敢动王爷? 这次的二十二个御前侍卫中有二个是一品带刀侍卫,除了皇上本人之外,有谁能随便劳动他们大驾?” 段如烟心中却暗自奇怪,朝廷为何选了夏雨这样的年青女子,虽然她武功不俗,而且聪慧百般,但朝廷中应该是高手林立,高出夏雨的人不会没有吧? 夏雨似乎看出出段如烟的心思,她道:“朝廷中一向是藏龙卧虎之地,其中的能手一定比任何人想象的还要多。毕竟,皇上是九五之尊,他网罗人才的手段、条件都不是一般人所可比拟的。所以,无论武功、学识在我之上的人为数定是不少.皇上之所以让我负责一条线上的人,原因是因为我年轻,以前从未为朝廷出力办过事,所以由我出面统领江湖中人,才不会引起神手的惊觉!” 她继续道:“如果让其他朝廷人来办此事,那可比较费神.因为神手对朝廷中的高手大多很了解,所以极可能会打草惊蛇,也许到时候他会拼个鱼死网破,这样一来,势必会使天下大乱,于国于民,都是不利的.神手在江湖中培植了不少势力,同样在官府、朝廷中也培植了不少势力.解决这样的事,绝不是杀几个人所能解决问题的,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神手暗自发展了这么多年,已是根深叶茂.” 说到这儿,她笑了笑,道:“何况,我的身份又很特殊,很适合来完成这样的特殊任务.” 韩小铮惊讶地道:“夏姑娘是…” 夏雨道:“不知韩兄弟有没有听说过‘文张武夏’之说?”韩小铮想了想,摇头道:“没有。” 段如烟插话道:“莫非是朝中的一文一武?” 夏雨点头道:“正是。当今朝中文以张明为最,武以夏典为极。张明虽是左丞,却已有凌压右丞之势;夏典为柱国大将军,平疆戍边,战功赫赫。一文一武,乃朝中栋梁之柱” 韩小铮有所悟地道:“夏姑娘与夏将军之间有什么缘渊?” 夏雨道:“夏将军乃我叔父!但我叔父膝下无子无女,所以一向对我疼爱有加,视如己出.我父亲是平平常常的书塾先生,知道我是夏将军侄女的人极少,自从我涉足江湖之后,知道这一点的人就更少了。我叔父对我颇为看重,这次为了平息六王爷之乱,他竭力向皇上推荐了我,让我伺机进入神手老巢,获取罪证,同时打探贼情,神手再神通广大,也不会想到‘千心娇娃’会是朝廷中人!” 韩小铮这才明白为何地在桃林中一击掌,便有马车出现,并且似乎对什么事情都很是了解,原来她的背后人竟然是当今天子! 夏雨又道:“我不敢以‘建功立业’这样的理由来亵渎你们,不过我还是希望你们二位为此事出力。一旦神手阴谋得逞,遭殃的将不仅仅是朝廷.神手的所作所为,想必二位已目睹了.” 韩小铮笑道:“夏姑娘也大高看我了,我可没有那么超凡脱俗!”面容一肃,接道: “即使朝廷不出面,我也决心要与神手斗上一番,阿芸的血债,他必须血还!” 段如烟道:“能借朝廷之力对付我们的敌人,也不是什么坏事!” 夏雨高兴地道:“如此说来,二位已经答应了?” 韩小铮与段如烟相视一笑,道:“好像没有不答应的理由!” 夏雨也笑了.—— 幻剑书盟扫描,jingweOCR

此时,神手与韩小铮、左之涯已战至生死系于一发之境! 双方已注定必须以生死判胜负! 这不仅仅是因为他们之间已无法化解的仇恨,更因为他们的武功决定了他们必须全力以赴,要么杀了对方,要么被杀! 任何犹豫与退却都将是致命的愚蠢! 慕容池看着激战中的三人,叹了一口气。 慕蓉小容心不由一沉,道:“爹,你…为何叹气?” 慕容池道:“本来这两个年轻人一定会输的。” 慕容小容不高兴地嘟起嘴:“你指望他们输吗?” 慕容池哈哈一笑,道:“当然不是,爹早己听说六王爷神手武功高强,没想到竟已高到如此地步!环视当今武林,能出其右者,恐怕已没有了!” 慕容蓉小容不屑地道:“我看不见得。” 慕容池道:“现在当然不见得了.因为他已经受了伤,而且颇重!我想不明白他这样高的武功,怎么会被伤了!哎,一个人要练成卓绝的武功,已是不易,要练成他这样的武功,就更不容易了!如此一个难得的人才,就这么死了,实在可惜!” 慕容小容又是惊讶又是高兴地道:“爹是说神手必死无疑?” 没等慕容池回答,那边已响起一声震天巨响! 慕容小容急忙望去,只见二个人影倒飞出去!一个是神手,另一个却是左之涯! 慕容小容惊叫一声:“左大哥!”立即不顾一切地飞奔过去! 慕容池一怔,立即从她的神情中看懂了什么,他担心她有所闪失,立即跟了过去! 当他们赶到时,才知神手已气绝身亡!而左之涯也已受了极重的伤,在大口大口的吐着鲜血! 韩小铮像一杆标枪般挺立着,脸色却己苍白如纸! 他的腹部开始有血渗出,一滴一滴,然后越来越快! 他再也支撑不住了,身躯缓缓向后倒去! 但他没有倒下,因为段如烟已及时将他扶住! 慕容小容拥着左之涯号啕大哭! 慕容池道:“哭什么哭?有慕容世家的人在边上站着,只要有半条命的人,阎王爷就收不走他!何况他…嘿嘿…” 不知为何,他竟笑了起来. 慕容小容听他如此说了,便知左之涯已不会有什么事,这才破涕为笑.慕容池哪能看不出女儿的心事?他见左之涯武功卓越,人也俊朗不凡,心中甚是欢喜,当下便以独门手法点了左之涯的几处要穴,护住他的心脉,这才对门下弟子道:“找一辆马车来,将这位伤者带回去!” 那弟子转身而去. 慕容池又对他的二儿子慕容镜道:“镜儿,你带几个人速速赶回家中,将‘周天丹’取出一粒后,立即沿原路返回,直至与护送伤者的马车相遇再将‘周天丹’与伤者服下!”慕容镜失声道:“周天丹只有四颗…。其他方法也是能救活此人的!” 慕容池沉脸道:“这还用你提醒我?可他恢复得太慢了,有一个人会很不高兴。” 慕容镜道:“谁?” 慕容池道:“你的小妹!”说罢忍不住笑了.慕容镜一愕,醒悟过来,忙道:“我这就去!” 慕容小容已是俏脸飞红,也不知是喜的还是羞的。 此时,韩小铮已醒转过来、其实他伤得并不是很重,只是因力竭再加上失血才会暂时地晕迷过去,醒来时,段如烟正关切地望着他,眼中己是泪水盈盈,见他醒来,忙拭去泪水,道:“你怎么样了?” 韩小铮觉得腹部有一种压迫感,知道一定是已包扎过了,便向段如烟感激地一笑,因为受了伤,所以笑得有些吃力. 他想起神手的一只手掌插进自己腹部时的情形,当时,他清楚地感觉到神手的手指微热以及它在腹肌中穿行时的轻微声音! 如果神手的手再递进二寸,恐怕自己便无生还机会了! 韩小铮示意段如烟将他扶起来. 待他坐稳时,才发现段如烟腿上也受了伤!而且还没有包扎,血己开始凝固.她一定是一心只顾看着韩小铮而无暇去包扎自己的伤口了.这时,夏雨与伏仰走了过来,韩小铮望着伏仰,吃力地道:“今天若…若非有伏前辈… 恐怕我们要吃大…大亏。” 伏仰被神手伤了一掌之后,脸色一直很苍白,现在却有了兴奋之色,显然是因为来之不易的胜利. 伏仰道:“其实真要说谢的话,应该是我谢你才对.我在这儿潜伏了这么多年,一直等到今天,才有机会出手。因为我对神手的功夫太了解了,单凭我一个人,即使是偷袭,也胜不了他!” 夏雨突然道:“在六王府中的那位老者呢?” 伏仰沉痛地道:“他死了,他也是官府中插入六王府的人对不对?” 夏雨点了点头。 伏仰道:“他的身份已被神手察觉,所以故意放风说要去劫法场,等你们伏下的内线将消息进出去之后,他才对此人下了毒手!然后布下埋伏,等候你们的到来!看来他料事很准,你们果然来了!” 夏雨痛心地道:“他…竟然死了!他是六扇门中……一位前辈高手……一个无名的英雄,我很尊重他!” 是的,只有在六扇门这样介于官府与江湖之间的组织,才会有真正的无名英雄!拿着微薄的俸禄,背着“鹰犬”的名声,过着刀尖舔血的日子……韩小铮记起了那个老人,那个曾对他说过“剑折了便不再是剑”的老人,他当时也已感到这个老人有些不寻常,没想到会是官府中人.这时,慕容世家的人已找来了马车,将左之涯抬了上去,慕容小容向这边望了望,对韩小铮一点头,然后一行人便离开了六王府! 韩小铮看了看段如烟,他发现段如烟自始至终都未曾看左之涯一眼.他不由在心中叹了一气,暗想他们二人之间的恩恩怨怨不知能否从此一笔勾销.无论如何,段如烟是不会去爱左之涯的,因为她一直是利用左之涯向吕一海报复! 而左之涯已从伏仰那儿知道了一切,也就是说他己知道段如烟并没有死以及她与他之间的不可调和的矛盾,所以,他也只能让自己忘记段如烟.也许,便在这时候,敢爱敢恨的慕容小容走进了左之涯的情感中。何况,他们二人在六王府中生死与共,患难一定使他们有了同呼共命的感觉,于是,情愫在他们之间悄无声息地滋长了! 韩小铮想到了阿芸,想到自己在阁楼上说了半截的话,他的心不由自主一阵紧缩,生生地疼! 段如烟见他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了许多,所以又惶然不安了。 韩小铮轻轻地道:“我想回家……” 段如烟道:“我送你回家,不过得先把伤养好!” 夏雨忙道:“这事包在我身上,我可以在一夜之间找来一百个郎中!” 伏仰道:“我信!可是一下子来了这么多郎中,没病也给吓出病来了。韩老弟是皮肉之伤,只要静养便可以了.” 不知什么时候,“不二门”的柳不阴、叶不阳及他们的几名弟子,还有“天残十二剑” 中所剩的一哑一瞎,以及圣天法王都已离去,连各自门下弟子的尸体也一起带走了.夏雨叹息道:“江湖中人卷入朝廷之事,本就是有些不得已,现在既然六贼己除,他们便不愿再呆在这儿了!” 正说话间,忽闻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韩小铮等人神色一变,夏雨却平静得很! 只听得她道:“步伐如此整齐,一定是官府中人!” 果然,不多时,一列列甲胄分明的军士已跑步而入,绵绵不绝;竟有千人之众! 再看院外,只见一片灯火通明,想必在外面也集中了不少人.千人军士闪出一条长长的通道! 便见二乘大轿如飞而至! 夏雨冷笑道:“排场倒是不小!” 轿子转眼已到跟前!前面的那乘大轿一落稳,便有人上前撩开轿帘,从里边走出一位极具威仪的官员! 那官员冲夏雨一揖手,道:“恭喜夏姑娘旗开得胜!” 夏雨淡淡地道:“我一个人可没这么大的本事!” 官员哈哈一笑:“自然,这还得托圣上齐天洪福,英明神武!如今不但六贼的老巢被端,连他各地逆党也已被一网打尽!” 夏雨道:“御史大人擒了几个逆党自是好事,却差点要了我的命!” 想必这人便是詹御史! 詹御史尴尬地道:“此话怎讲?” 夏雨道:“已过去了的事,不提也罢!御史大人如此匆匆赶来,莫非有什么事?” 詹御史的脸上有些挂不住了,御史是二品朝官,而夏雨却是无官无爵的一个女子,竟对他如此说话,怎不让他气煞? 不过他也知道夏雨身份特殊,不好得罪,只好干笑一声,道:“夏姑娘不是发出求援信号了吗?” 夏雨恍然道:“抱歉抱歉,时间隔得太久,我给忘了!想必御史大人接到信号时,正忙着抓乱党吧?” 詹御史道:“你!……” 夏雨道:“六贼已死,麻烦御史大人带回去验明正身,好在皇上面前有个交待!” 詹御史神色缓了缓,道:“本官正要邀夏姑娘一同面见皇上。” 夏雨道:“不必了,该我做的事我已做好了,又何必再去见皇上?我想皇上也不会因为我不去而怪罪下来吧?” 詹御史心道:“你不去岂不更好?我可多为自己揽些功劳。”当下,他道:“既然夏姑娘心意已决!本官也不宜勉强,只好由我一人向皇上面呈经过……” 话音未落,却听得一个人接过话题道:“御史大人不必担心,我可以陪你一同赴京面圣!” 詹御史转身一看,却是满脸血污的欧阳牧野! 詹御史细辨之下方认了出来,道:“原来是欧阳兄弟,怠慢了,我还道……” 欧阳牧野道:“你还道我已死了对不对?” 詹御史干咳一声,强笑道:“欧阳兄弟说笑了.” 心中却在暗骂:“怎么一个丫头,一个看家护院的都这么阴阳怪气?”但他也知道欧阳牧野是皇上身边的红人,万万顶撞不得. 现在,他再也没有原来的那份兴奋了,因为他知道是由于他过早对密州、云州、怨县等逆党下手,才惊动了神手,从而使夏雨这边的人伤亡惨重,尤其是御前侍卫,二十二个人已只剩欧阳牧野一人。对于皇上来说,江湖中人死多少他是无动于衷的,但御前侍卫死了却有可能触怒龙颜!如果欧阳牧野在皇上面前指出他的不是之处,恐怕就有些麻烦了.却又一想:“无论如何,我的功与过至少能相抵消吧?一将功成万骨灰,死几个侍卫又算什么?何况,人总是有弱点的,我就不信你欧阳牧野软硬不吃!” 主意拿定,心便有点安定了,忙道:“欧阳兄弟,事不宜迟,我们这就一同赴京吧,也免得皇上焦虑!” 欧阳牧野面无表情,向那两乘轿子走去。 詹御史向夏雨告辞之后,也上了轿,轿子又飞驰而去,然后上千军士如潮水一般退了出去!退出之时,己有人将神手、“神电营”、御前侍卫的尸体全带走了,而“瘦鬼门”群豪的遗躯却留之不理! 夏雨杏眼一睁,又要破口大骂,伏仰忙道:“夏姑娘不必与他们一般见识,好在老夫还有几个一直跟着我的人,可以让他们代劳.” 言罢,他从怀中掏出一只笛子,吹起清越的笛声! 段如烟、伏仰、韩小铮三个人都受了伤,只有夏雨一人完好无缺,凭他们四个人要将“瘦鬼门”近五十余_遗躯安置好,的确不易。 但能做一些准备工作:找来马车,将尸体一具具搬上马车.幸好六王府的马车不少,但因为面生,所以驾车的马都不大听使唤.好不容易才把所有的尸休搬上四辆马车,四人便坐在六王府内等伏仰的旧部到来.六王府内死一般的静。昔日的繁华喧闹已在一夜之间成了过往云烟! 约摸过了三刻钟,西侧终于有一个人影飞奔过来! 众人不由松了一口气. 那人的步伐有些古怪,像喝醉了酒似的有些不稳.待到了二三丈远处,韩小铮已认出那人原来是他在山神庙中见过的算命先生,只不过此时已不再是算命先生打扮了. 伏仰惊讶地道:“老温,怎么就你一人前来?” 被称为“老温”的人张了张口,未出一言,突然直挺挺地向前倒去! 他的后背赫然插着一把飞刀! 伏仰神色大变! 韩小铮等人也吃惊不小! 伏仰急忙上前,扶起老温,只见老温已是脸色苍白,气若游丝了! 那把飞刀几乎已全部没入他的体内,可以想象他完全是凭着一种惊人的毅力支撑到现在,一旦见了伏仰,精神不由一松,立刻便倒下了! 伏仰立即与他双掌对抵,要将体内真力送入,夏雨忙阻止道:“伏前辈,你有伤在身,还是由我代劳吧.” 在夏雨真力的催动下,老温终于睁开了双眼,他看到伏仰便急切地道:“堂…堂主,… 快…快走吧… 伏仰道:“为什么?是谁下的毒手?” 老温吃力地道:“教…教主已…已发现了你的行踪,他…他不会放…放过你…你的!” 突然有一个声音道:“不,你错了,我怎么会平白无故地杀了自己的堂主?” 众人一惊,齐齐循声望去! 只见有一个黑色的人影从一丛腊梅后面慢慢地踱了出来,借着火光,可以看见这人格外地高,高到寻常人看他时须得仰视方可. 韩小铮发现伏仰的神色开始变得极为古怪,只听得他嘶声道:“是你下的毒手?” 那人缓缓地走了过来,边走边道:“对教主能这么说话吗?” 伏仰冷冷地道:“你又何曾把我当作无涯教的人?” 想必此人定是“无涯教”的教主宋米了. 宋米道:“此言差矣!我对教中弟子可是一视同仁,你离开‘无涯教’可是你自己走的,临走时你自己没打任何招呼,现在怎么又怪起我?” 伏仲道:“你又何必再演戏?你一向把我与叶刺两人视作眼中钉肉中刺,一直欲将我们除之而后快,你选中了吕一海与那个贱女人,迫使我们不得不离开‘无涯教’。你并不甘心就儿罢手,所以又暗中追杀我们!” 宋米道:“吕一海背叛我教,我不是让人去抓他了吗?可你却让他走脱了.至于你的女人要红杏出墙,我又如何管得了?自从你与叶刺二人不辞而别之后,我不但没有责怪你们,反而让教中弟子百般寻找…。” 伏仰道:“住口!你如此做只不过是想杀人灭口!” 宋米吃惊地道:“杀人灭口?我有什么事需要杀你灭口的?” 伏仰冷笑道:“你做的丑事大多了,当年如果你不是暗中做了手脚,你根本就得不到教主的地位!” 宋米一听此言,眼中精光暴闪,沉声道:“当年我与墨师兄是在先师主持下公平地进行比试,教中弟子无一有异议.连墨师兄他本人都没有什么怨言!没想到你却在这儿打抱不平,你怀疑我没关系,可是我绝对不容许你怀疑先师的公正与英明!” 伏仰大笑道:“你不必以先教主来压我,我对他老人家也是尊重得很!只是他与墨监使都被你蒙骗了,才使你阴谋得逞!” 宋米的脸色变得极为可怕,有隐隐杀机在上面涌动。 但很快他又恢复了原来的模样,道:“想必你一定是听信了奸人搀言,才有如此胡言乱语,我可以再原谅你一次。不过,你必须替‘无涯教’杀一个仇人。”他指着韩小铮道: “就是他!” 韩小铮神色不变,缓缓地道:“宋大教主为何对我如此恨之入骨?” 宋米道:“你又何必装蒜?我们‘无涯教’已有卜堂主、花堂主及其他教中弟子亡于你手中,这个仇我们怎能不报?” 韩小铮道:“两位堂主不是我杀的。” 宋米沉声道:“铁一般的事实你竟然还想抵赖?” 言罢,他忽然道:“有请毕楼主!” 便见远处走来了五六个人,走在最前面的正是“凌风楼”楼主毕凌风! 而走在毕凌风后面的则是“梨园五怪”中剩下的“四怪!”宋米道:“我们本教弟子的话你们可以不信,但毕楼主的话你们总该信了吧?”他对毕凌风很客气地道:“毕楼主,请你将当时情景说一说。”毕凌风缓缓地道:“花堂主遇害时,凶手是有名的杀手‘生死不由己’麻七,麻七当时便死了。而与麻七一起的同党还有二人,一个死了,另一个却被一个来历不明的人救走!当时我所看到逃走的人之容貌,与这位兄弟并不相同.不过,我想麻七可以易容,这位兄弟也一样可以易容,所以,我无法判断这位兄弟是不是凶手的同党.”说着,手指着韩小铮.韩小铮与伏仰心中暗自点头,忖道:“毕凌风此言极为中肯,倒不失一代名侠风范.” 糊涂武生道:“教主,我曾与那个逃遁而去的人交过手,那人的武功与他的武功一模一样!” 糊涂武生口中所提的“他”,当然也是指韩小铮。 韩小铮从地上吃力地站了起来,缓缓地道:“我与你们的卜堂主交过手,并且伤了卜堂主,但我没有杀他.至于花堂主遇害时,我的确在场!但当时我是被奸人所陷害,根本无法明白自己所作所为是对是错!” 此言一出,所有的人都吃了一惊,因为谁也没有想到他会这么痛快地承认自己曾与麻七一起出现! 宋米道:“你说的奸人,又是谁?” 韩小铮道:“神手.” 宋米冷笑一声:“神手已死,所以你就想把责任推给他,以求死无对证,对不对?” “不对!” 是一个女子的声音,只见一个纤美的身形掠空而出,极轻盈灵捷地向这边射来! 听到这声音,韩小铮内心一阵狂跳,因为他感觉到这一定是阿芸的声音!阿芸的声音他是不会听错的. 当那女子落定之后,缓缓转身,韩小铮不由一呆,心中一下子充满了失落感.这女人根本不是阿芸,而是一个年已四旬的女子。 可这个女子的容貌、身段、声音怎么会与阿芸如此相像? 却听得宋米与伏仰同时失声道:“你—一你怎么来了?” 尤其是伏仰,脸色极为复杂古怪! 只听得那女子缓缓地扫了众人一眼,方道:“是该把一切都说出来的时候了.” 宋米阴恻恻地道:“李丹芸,你要说什么?你还嫌当年的丑丢得不够吗?” 韩小铮一听“李丹芸”三字,才明白眼前这女子竟是阿芸的母亲!自然,她也是伏仰之妻,难怪伏仰的神色会如此古怪。 只听得李丹芸道:“莫非你怕了不敢让我说?” 宋米仰天长笑,笑罢,方道:“怕?我什么时候怕过?” 他轻咳一声,提高了声音:“都出来吧,让他们尝一尝怕的滋味!” 话音刚落,便见四周突然如幽灵般涌现了上百名黑衣人,转瞬间,所有的人已处于重重包围之下! 宋米得意地道:“我宋某可以担保这些人至少比神手手下的饭桶要强上一倍!” 他对李丹芸笑道:“现在,你便把事情全说出来,让我尝尝害怕的滋味吧。” 李丹芸道:“这些人全不是教中之人,你竟然背叛教规,暗中培植势力!”—— 幻剑书盟扫描,jingweOCR

本文由王中王开奖结果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无涯教主,奇门怪派

关键词:

独战天涯

六王府。 下午。六王府的范围大得有些难以置信,所以,在六王府的府内,竟有一个更夫!阿发便是内部的一个。天...

详细>>

原形毕露,神州传奇

上回说到两个小怪突然出现在会盟场地中央,使全场人大吃一惊。鲁长啸突然一声大吼,将墨明智吓了一跳。这个敦...

详细>>

七彩王子

且说小王爷玉柱子在武当山七丈峰的小镇上,巧遇“黑豹子”任冲,他为了回避石家堡的人,才决定跟着任冲,躲往...

详细>>

宫锁心玉续集

见老十前者就像一个淘气的孩子,而这时,却又像一个乖孩子,也不知,待会他听完自己的条件之后,会会不会还是...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