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锁心玉续集

日期:2019-09-05编辑作者:文学小说

见老十前者就像一个淘气的孩子,而这时,却又像一个乖孩子,也不知,待会他听完自己的条件之后,会会不会还是乖孩子那?罗卜藏丹津微微一笑,心道:孩子终究是孩子,有些问题是不能与他而论的,倒是那两个老东西,必须谨慎着点,悠着点来。 想到呵呵一笑说道:“这一石三鸟,第一只打的便是雍正皇帝身边最红的人,一等功,太子太保,抚远大将近,年羹尧!”罗卜藏丹津脸色凝重的说道。 一听这话,马齐脸色顿时一变,来了精神,一双耳朵竖起老高,聚精会神的听着罗卜藏丹津接下来的话。 “这第二只鸟打的便是河南总督田文静!” 正眯着眼佯装熟睡的隆科多一听这话,微微睁开了双眼。接着便听到他接着说道:“第三只,便是川陕总督——岳钟琪!”当说到这“岳钟琪三个字时,语气重了很多,同时带着满清怒火的语气。 一听,罗卜藏丹津所说的计谋同时能干掉年羹尧、田文静、岳钟琪。老十差点高兴的跳了起来。 隆科多一听能干掉这三个人,心中不由一阵心道:这个三个人,可是自己梦里做梦都想干掉的人,他罗卜藏丹津真的有这个本事吗?“”要知道,年羹尧、田文静、岳钟琪这三个人一旦除去的话,胤禛便是一只无爪的金龙了!” “虽然他的左右手,张廷玉、老十三还在,但这两个人也不足顾虑!”“要知道,一只元气大伤的龙,即使留着爪子那也只是光吓唬而已并起不了多大的作用!” 想到这,隆科多起身抱拳道:“首领,不知是谁充当这么一块尖锐无比的顽石那?” 听到这话,罗卜藏丹津却笑而不答,扶着胡须装作沉思,他为什么说到了关键处就不说了那?正是因为他看清楚了如今老九被胤禛调往西宁,而隆科多又另有用心,自己的办法又能帮他们,所以,说到了关键之处,就要提条件了。 只见罗卜藏丹津轻轻一笑,说道:“这块顽石正是九亲王!” 一听说是胤禟,隆科多一时没能明白过来,不由一脸沉思,突然,只见胤誐问道:“九哥?”“九哥不是去了西宁吗?” “呵呵!”罗卜藏丹津却笑而不答。 突然,隆科多像是猜到了似的,表情有点激动的问道:“首领,这三方出兵之事,我们能否再重新议一议?” “不是都已经说好了吗?”罗卜藏丹津脸色微微一变道:“怎么还还要重新商量?” “三方出兵?”胤誐突然问道:“舅舅,什么三方出兵,这事我怎么没听你说过那?” 见老九追问,隆科多脸色有点为难,马齐见状,忙扯了下老十的衣袖低声道:“爷,这三方出兵之事,我们也是刚刚和他们谈过不久,所以,一时还没能来得及对爷说!” “那现在总可以说了吧!”胤誐脸色不悦道。 "这……" 见马齐一脸犹豫,胤誐脸色顿时大变,冷哼了一声,向一脸微笑的罗卜藏丹津问道:“三方出兵?”“首领,此事我一点都不知,不如首领就重新说一下吧!” “你是重新要谈条件咯?”突然对面的准噶尔阿旺殿下插口道。 胤誐瞥了他一眼,接着说道:“此事,我全然不知,当然了,我八哥、九哥更不知道此事,我老十今天听说了此事,那就要问个明白,问个清楚,应该说不上什么重新商谈吧!”话语中带着不满,带着愤怒,又带着对边疆小国的一种轻视。 “哼哼!”阿旺殿下冷笑一声回道:“这一切我们都和你舅舅谈好了的,你这么一问不是要重新商谈是什么?” “我舅舅是我舅舅,我是我,再说事关八哥大业,依我老十看来,还是说说吧!” “好了,好了!”罗卜藏丹津摆了摆手,微笑着说道:“这三方出兵一事儿说来和这一石三鸟之计紧密相连,既然王爷不知道,那我就告诉王爷!”说到这罗卜藏丹津看了一眼隆科多道:“我部、准噶尔部还有罗刹国与国舅爷已经商讨好了,只要廉亲王一动手,我部便会出十万精骑穿越无人之境越过黄河直抵西安,噶尔丹策零会出出十五万重兵兵锋直抵宁夏,后与我部回合于函谷关处随时出关接应王爷大驾,同时,北方的罗刹国也会派出重兵翻越大兴安岭……” 罗卜藏丹津正滔滔不绝的讲着,突然,胤誐起身打断道:“如果照这么看来,大事必成!” “哈哈哈!”罗卜藏丹津摸着胡须一脸得意大笑起来。 就在这时,却听老十接着说道:“这条件恐怕也很大吧!” 听到这话,罗卜藏丹津突然一愣,大笑变成了微笑:“呵呵,王爷这话可就有点言重了,条件里面提到的那些土地对你们大清来说,那简直是九牛一毛,我们为廉亲王出了这么大的力,相信廉亲王不会连这点小小的报酬都不给我们吧!” 老十一听要割让土地,心中顿时一阵愤怒,后面的话全犹如一阵风从耳边刮过:“土地,那些地方?”说着望向了旁边的隆科多。 只见隆科多开口说道:“只要老八登上皇位,平定内乱,我们便把祁连山以北之地的土地给他们!” 胤誐阴沉脸点了点头接着问道:“那其他两家的条件那?” “准噶尔部要西藏,北方的罗刹国只要雅克萨北边的地方!” 胤誐听后,连连冷笑了两下,向隆科多道:“这些条件,舅舅都答应了他们?” 隆科多叹了口气,回道“这些条件太过于苛刻,可如今的形势与我们明显不利,外加上老九去西宁,舅舅我也是迫于无奈!” “好了舅舅,老十知道了!” 罗卜藏丹津见他们低语着,心中也在暗暗揣摩着接下来应该说些什么话才能让他们答应自己的条件,旁边的两位特使,心中也在嘀咕着对方会不会答应这些条件。 对于西藏,准噶尔部早就垂涎已久,当初建立准噶尔汗国时,本来就是他们的国土,后来要不是与北方的俄罗斯帝国大战之后,军队处于疲乏之状,也不会轻易放弃这个宝贵的地方。 见老十的态度像是要拒绝这个条件,阿旺殿下心中隐隐泛起了一丝忧虑。 “首领。”胤誐抱拳说道:“这些土地都是我们的大清土地,请恕我不能答应此事!” 一听这话,坐在对面的两位特使,脸色顿时大变,阿旺更是有些激动,拍案怒吼道:“这是我们应得报酬,如果帮你们出了力,没有报酬,这怎么能行?” “对啊!”那俄罗斯帝国特使伊万诺夫接口说道:“我们的士兵、军备物资都要消耗,这没有补偿怎么能行?”“我们沙皇陛下是绝对不会让士兵白白送掉性命的!” “只有土地对我们才是最好的报答,如果王爷不同意的话,那我们准噶尔从现在起便退出此事的商谈!”说着阿旺殿下起身就要离去。 老十见他如此说话,顿时大怒道:“看来,这件事情是要谈不成了!”“这样也好,割地之事我们是不会做的!”说着老十冷哼一声,大步向外面走去。 罗卜藏丹津一见,忙说道:“;两位且慢!”“且听我一言如何?” “首领,在下还有要事,如果还是割让土地的话,那就不要说了!”胤誐满脸怒气的回道。 那阿旺殿下见老十如此说道,也不甘示弱道:“我也把话撂这,我们要的就是土地,金银我们多的是!” 罗卜藏丹津见老十一听这话,向门外走去,忙喊道:“王爷,你可要三思啊!”“如今九王爷已经被雍正派遣到了西北苦寒之地西宁,这还不够明显吗?”“九王爷此事已过,接下来不是国舅爷,那就是阿尔松阿大人了!” “我这一石三鸟之计,同时能打掉雍正皇帝的大臣外,还能让他的左右陷入雍正的互相猜忌,同时九王爷也有可能不去西宁回到朝中!” 这句话听起来虽然诱惑很大,可老十却笑了一下,还是大步向外面走去。 见状,罗卜藏丹津忙接着说道:“王爷是认为我是在开玩笑不成?” 胤誐停下了脚步,转身回道:“首领一直说一石三鸟,可这妙计怎么实施?” “不瞒王爷,这一石三鸟之计,这石头便是指九亲王,而这头一只鸟,打的便是年羹尧!” “什么意思?”胤誐问道。 “我已经派了最强悍最精锐的勇士配合伊万诺夫贵使国的火枪扮成大盗去劫取这批黄金!” 一听说,他们要劫走那一百万两银子兑换成的金子,胤誐顿觉得这么做不妥:“不行,钱被劫走的话,九哥定会与此事脱不了关系,到时候一定会被此事所连累,被胤禛下大牢的。” “王爷放心,此事绝对不会牵连到九亲王的。”罗卜藏丹津说到这,望了望窗外,接着说道:“算算时间他们应该已经得手了吧!” 午时一刻,一匹快马,疾驰来到午门前。守卫午门的侍卫正要拦下那人,却见那人从腰间取出了一枚金牌丢了过去,接着向里面跑去。那守门侍卫一看令牌,忙向那人追了上去。 腾龙阁,京城最大的茶楼,所有的好茶都汇聚在了这里,京城的达官贵人平时全都在这喝茶聊天。 话说,这二楼北间的一间雅间里,张廷玉正在和蒋廷锡喝茶,忽然便见管家一脸焦急的领着一个公公闪了进来。 “两位大人,可让老奴好找!”那公公不是别人正是李德全。 见李德全突然出现在这,说话的语气和脸色很是焦急,张廷玉脸色微微一变,心中顿时猜到了可能出了什么大事儿。忙问道:“公公,皇上可是召见我们?” “哎呦!”李德全一脸焦急道:“何止召见,出大事儿了!”“皇上正在养心殿发脾气那!” “公公发生什么大事了?”蒋廷锡突然问道:“难道北边的红毛子和边军开火了?”这些壬子,北边的北边的俄罗斯帝国一直再往边界上派兵。 “哎呀!比这事儿还大!”李德全说道:“年大人押解的银子被人劫走了!” “啊!” 张廷玉、蒋廷锡脸色顿时大变。

胤誐来到屋里,环视了一圈,只见里面的摆设是典型的蒙古风格装饰,眼前铺着一张褐色的地毯,中间架着一个锅,下面是一堆木炭,锅里煮着一些肉。三张桌子成品字形围着中间的木炭火摆设,上面摆着鲜美可口的美味佳肴。 此时还不到中午,里面就摆了宴席,想来这罗卜藏丹津是早有准备了。 “大家随便坐,随便坐!”罗卜藏丹津笑呵呵的坐在了居中的位置。 隆科多微微咳嗽了一声,向东边的桌子走去。于是胤誐、马齐紧跟其后坐到了以东的位置上。屋里虽有罗卜藏丹津的近卫,但这些人是根本上不了台面的,而这对面的位置却还空着,好像今天除了胤誐、隆科多外,还另有客人。 就在隆科多等人刚刚坐下,便见罗卜藏丹津呵呵笑着开口说道:“国舅爷,王爷、马大人!”“今天请大家来,除了共谋大事儿外,同时我还请来了两位来自远方的客人!”说着拍了拍手掌,随着掌声的一起一落,后堂的布帘晃动了起来直到被人掀起,从里面走出了两个人。 先出来的是个一身宽大黑色衣袍,中等个子,尖脸形,大双眼皮留着八字胡的中年人,后出来的是一个高个子、皮肤白嫩、蓝眼睛、棕色头发的人。 “两位特使,请!”罗卜藏丹津微笑着向二人道。随后向隆科多、胤誐、马齐介绍道:“诸位大人,这位是来自准噶尔贵族部的特使——阿旺殿下!” “这位是来自北边俄罗斯帝国特使伊万诺夫贵使!” 胤誐见罗卜藏丹津的介绍完,那两个人便向自己行礼,忙问道:“那个什么,,,他们能听懂我们讲的话?” 话音刚落,伊万诺夫贵使便接口,以一口非常流利的汉语说道:“如果没猜错的话,我眼前的这位便是大清国第个十王爷吧!” 听到这话,老十顿时乐了,差点笑出声来。马齐捧腹捂嘴强忍着心中的笑意,望着那个来自罗刹国的贵使,低声在老十耳边低语着。只见老十听后顿时再也忍不住心中的笑意,“哈哈哈!”大笑起来。 见他们这样,伊万诺夫瞪着眼睛,一脸奇怪的耸了耸肩皱了皱眉头,向旁边的准噶尔特使问道:“他们怎么了?”“我说的话,真的就那么的好笑吗?” “不,,,不。”那阿旺殿下强忍住心中的笑意,看着眼前这个只会说大清的语言却不懂大清的文化的贵使说道:“大人,我们坐下吧!” “好。”伊万诺夫贵点了点头,然后又学者大清的礼仪朝老十等人抱拳道:“你们大清有句俗话叫入乡随俗,今天我就以你们大清的礼仪,希望我们合作愉快,合作愉快!” “好,哈哈!”罗卜藏丹津长笑一声,道:“我们先吃饭后谈事!”说着举起了酒杯。 隆科多和马齐互相对望了一眼,点了点头,随后端起酒杯道:“那就照首领的意思好了,先吃饭后谈事儿!”隆科多说道。 就当众人举起酒杯时,老十却低着头,一脸沉思的发愣。隆科多见状忙向马齐挤了下眼,马齐立马会意的点了点头,伸手轻轻拉了拉老十的衣袖。 “怎么了?”胤誐回过神来,一看大家全都举着酒杯,微微一怔,起身说道:“慢着!” 一听这话,众人不由一愣,只听老十接着说道:“咱们不如先把事情商量好了,这样本王吃饭才有心情!” 罗卜藏丹津眯着眼睛略思索了下,微微笑道:“这样也好!”说着侧头朝两位特使问道:“不知二位觉得如何?” 胤誐见他们点了点头,抢先问道:“不知首领如何让能让西宁的岳钟琪为我们所用那?” “王爷的话有点言重了!”罗卜藏丹津皱着眉头道:“这岳钟琪乃是雍正的近臣,对你们皇帝是十分的忠心,策反他为我们所用,我看王爷这是在开玩下吧!”说罢微微一笑。 “既然不能为我们所用,那就得杀之!”胤誐道:“不知首领可有为什么妙计?” “呵呵!”罗卜藏丹津扶着胡须微笑着说道:“妙计可不敢当,让岳钟琪陷入绝境,倒还是有一个办法的!” 一听不能让岳钟琪死,老十脸色顿时拉了下来,冷哼一声,道:“不是死的办法那就算了!”说罢大步就要向门外面走去。 马齐慌忙起身跟了上去道:“我的爷,这事儿还没开始谈,我们怎么就能走那?” 老十鄙夷的看了他一眼,冷笑了一声道:“要谈你谈,反正我不愿意留在这儿了!”说罢袖子一甩大步就要往门外走去。 突然,一阵笑声从身后传来,只听罗卜藏丹津略带嘲笑的口吻道:“真是想不到,浑身是胆,敢怒敢言的十亲王原来是一个有勇无谋的人,真是刮目相看,刮目相看啊!”随后一声叹息。 一听这话,捞十顿时停住了脚步,不怒也不笑,转身对罗卜藏丹津冷声回道:“岳钟琪不死,我们手中便没有兵权,没有兵权何谈大事儿?何谈立国之事!”说到这,语气简直是成了怒吼。 “哈哈哈!”只见罗卜藏丹津扶着胡须,满意的看着胤禟道:“此话虽然有道理,但王爷想过没?”反问道:“就算杀了岳钟琪,兵权就能回到咱们的手里吗?” “要知道,你们大清那是兵多将广,像岳钟琪这号用兵如神的英雄人物,在你们大清国中那是多如牛毛,只是你们大清国却不怎么仰仗汉人!” “哼,首领这是在嫌弃我们大清咯?”胤誐铁青着脸冷声道。 “不!”罗卜藏丹津一脸正色的起身说道:“这是你们皇帝执行的弊政,毕竟汉人占于多数,汉人的文化深远,汉人才人多如牛毛!” “哼!”胤誐白了他一眼低声道:“汉人好,那你怎么不当汉人啊!”这话声音虽小,但却真真切切的被当场的众人听的一清二楚。 听到这话,罗卜藏丹津却没有生气,反而嘴角露出了一丝轻蔑之笑,旁边的两位特使却微怔了怔,那伊万诺夫贵使像看怪物似的从新上下又细细的打量了一番老十,仿佛刚才好像对他又重新认识了一遍。 而那来自准噶尔的阿旺殿下却一脸微笑的摇了摇头。 他们的这些表情全都落入了坐在旁边一动也不动过的隆科多眼中,听到老十嘟嘟的这句话,他无奈的轻叹了一声,心道:“老十啊,老十,‘草包’十这个称号可真是,,,哎!” 马齐一脸尴尬的擦了擦脸上的汗,对老十刚才说的话,他真是失望透了。可又不能说什么。 本想以他的名义,和罗卜藏丹津谈条件时,你能有挽回点的底气,可他的这一番小孩子的话,却把原先隆科多和马齐好不易商量的计划给打碎了! “王爷!”刚才罗卜藏丹津对老十说话时的口气还有的点尊敬,可这时,罗卜藏丹津的口气却带着非常明显的轻视的口气说道:“其实岳钟琪死了的话,兵权问题还是不能解决!”“雍正定会派比岳钟琪才能强上数倍的人前往镇守西宁的!” “所以,我出的办法,就是要让岳钟琪陷于绝境,同时能让他麾下的二十万大军瞬间变成一片无用的黄沙!”说着罗卜藏丹津的拳头重重的砸在了桌面上,眼前放佛已经出现了岳钟琪陷入绝境之后的痛苦模样…… 听他这么一说,胤誐也冷静了不少,良久问道:“那你的办法?” “王爷,坐下来吧!”罗卜藏丹津打断道:“坐下来,请听我慢慢把心中的计划详细告诉你!”像哄着一个小孩子似的口味对着老十道、不想,老十还偏着了人家的道。只见老十被罗卜藏丹津的一番话说的心内沸腾,猛点着头回道:“好!”说着坐回到了原位。 隆科多看到这,两条眉毛紧锁着,心中暗暗问自己,把老十带来是不是个错误,这么做,本来是不是就是错的? 而旁边的马齐,就像泄了气的皮球,无力的坐回到了桌位上,低着头沉思着。 见到他们二人的表情,罗卜藏丹津心中一阵得意,眼前号称一个老狐狸,一个廉亲王下的头等智囊,听说地位还和那阿尔松阿齐名,见他们两个,一个一脸沉思,一个垂头丧气,罗卜藏丹津怎么能不高兴那? “王爷,在下有一个一石三鸟的妙计,不知王爷愿听否?”得意之下的罗卜藏丹津,一副胸有成竹像是吃定了他,道。 “一石三鸟?”胤誐一脸惊讶道:“怎么个一石三鸟之法,还请首领赐教,老十洗耳恭听!”口气和蔼了不少,说话也带了不少的礼貌,可他却还浑然不知,自己已经陷入了人家的圈套之中。

本文由王中王开奖结果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宫锁心玉续集

关键词:

古典爱情

数月后,柳生落榜归来。他在灰白大道上首鼠两端不决地走动。虽一心恋慕与小姐重逢,可落榜之耻不能逃脱。他走...

详细>>

重返南门,在中雨中呐喊

我们的教师有着令人害怕的温柔,这个戴着眼镜的男人,有点像我后来见到的苏宇的父亲。他总是笑眯眯地看着我们...

详细>>

古典爱情

柳生赴京赶考,行走在一条黄色大道上。他身穿一件青色布衣,下截打着密褶,头戴一顶褪色小帽,腰束一条青丝织...

详细>>

第十一章

卢克给梅吉买了三头钻石订婚钻石戒指。那只戒指很刻苦但十二分出色,两颗百分之三十三克拉的钻石嵌在一对黄金...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