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风伴花香,海边的树

日期:2019-11-26编辑作者:关于文学

大概是海在呼唤,一朵花儿应了一声,接着,一树花儿被惊醒了。于是所有花儿次第生动起来,伸开花瓣,舒展花蕊,含露吐芳笑着,等着第一缕阳光到来。到底是哪朵花先醒,惊了另外的朵儿。花儿不说,没人知道。海风一来,花儿一树树站在夜色里,你拍我一下,我碰你一下,捂着嘴偷偷笑,又迅速归位,如同捉迷藏的小姑娘。

海边的树长得很随意、很杂乱、很旺盛,一株株,一丛丛,一片片,高高低低,枝枝蔓蔓。

所有的花儿醒来后,整个海口都弥漫着各种花的清香。花如美人,描了娥眉,涂了樱桃口,扭着杨柳细腰,把芬芳和美丽撒播出来。这么多花儿,要去解救冰封在雪天里的思维。那些北方来的游客,一冬天都在寒冷里挣扎,时有雪花,少有鲜花。雪花无香,他们难得闻到花儿的清香。一来这里,花香熏醉了他们的面和他们的心。

图片 1

一树树花开,是对海口的确认。似乎无论什么树都开花,花团锦簇。有的树一边开花,一边结果,花花果果的世界,没有了季节的区分。花开了,花又落了,落花被环卫工人扫走,或被海风轻吹,吹散到海角天涯。也或许,一颗果子和一朵花儿根本就没有见面的机会,但它们很坦然,依旧乐呵呵迎接风迎接雨。它们珍惜所有的不期而遇,看淡所有的不辞而别。

椰子树

每一座城市都有自己独特的味道,海口的味道纠缠了海风和花儿的芳香。不分草本和木本,它们遇到阳光和水就能成长,有成长花儿就会开。花儿的香痴缠着海口冬天的爽朗和南来北往人的气息,笼罩整个城市。人在这里住长了,不想走,直接融到花海里。满眼满眼的都是花儿,都是果,都是红红绿绿。层次分明,色泽清晰。每一个层次都是五颜六色。那么美丽,让你无法割舍。

在海南,我认识的树不多,椰子树是最熟悉的一种。椰子树是海南的省树,也是海南最普通的一种树,在海边,在山野,在路旁,在城市乡村,随处可见。海南岛东海岸雨水多,适合椰子树生长,故尔东海岸的椰子树就多,沿海岸线有著名的椰林带。椰子树高大挺拔,且有韧性,长在海边为防风林,长在村头可荫村,长在路旁可遮阳。住在海边,每日在椰林中行走,尽享椰风海韵的风情,令人流连忘返。

整个城市,随处可见三角梅匍匐在墙上搭成花的桥、花的走廊、花的游乐园,一簇簇,一片片,疯狂往上长。三角梅,又叫簕杜鹃、紫亚兰,“喜温暖湿润气候,不耐寒,喜充足光照”,是海口的市花儿。这里温润、光照足,简直是照着花儿的需求给它找的家园。

图片 2

椰子树是这里的常态,不然,怎么能叫“椰城”呢?一到海口,来客多会被遍地椰子树和椰子而震撼。椰子树很高,年轮一圈一圈缠绕成高大的一棵。枝干多笔直,顶上开椰子花,米黄色,花蕊细碎,馨香。海岸一线,一定要有椰子树。海浪海风伴着椰子树,那是标配。

槟榔树

这里是内海,海浪多数时候轻柔,但有时候也彪悍。彪悍时就如二十余岁的小青年,荷尔蒙多得无处挥洒,在夜里无人处狂啸。尤其在冬季,海风“呼呼呼”态度强硬地吹。天长地久,椰子树就会做出让步,最临近海边的一排树被海风吹得弯出一个一个肩来,勾着头面对着大海,似乎表示臣服。这种状貌,无心插柳插出了艺术。

槟榔树也是我喜欢的树木,她没有椰子树高大,却有着苗条的身材,婷婷玉立的姿态,如同美丽的海南少女。槟榔树常长在山坡下田头上,农家的房前屋后,一排排一片片,且常与椰林为伴,形成优美的风景。椰林槟榔林之中,几间农舍若隐若现,是海南独有的风景。

还是给这里的花儿果儿挨着点名吧,很好听。鸡蛋花、紫薇、黄蝉花、茶梅、龙船花、扶桑、鸳鸯茉莉、紫荆花、茉莉花、椰子、蔓绿绒、合果芋……还有很多叫不出名字的。街头一样样拍出照片,翻给身边走过的人看,也都说不知。海口的花儿,你知与否,它们都一朵朵慢慢开放着,兀自美丽着。如同这里的人们,舒展、平和。你知与不知,都没有关系。他们慢性子,不攀比,各过各的安逸,现代文明的快节奏焦虑似乎跟他们不搭边儿。乐观跟心态平和紧密相连。男人们最爱的项目是喝“老爸茶”,一早上起来喝着,悠闲的人可以喝到中午。这是一种美好的逍遥游,享受生命里美到极致的轻松快乐。

图片 3

花落无痕。这里的人们爱美爱干净,把草坪修剪得平平整整。做这些活的,基本上是当地的中老年男女。他们动作缓慢,快乐地聊着天,声调轻慢婉约。他们穿着橘黄色工装,女人的脸和脖子捂得严严实实。海风是容颜的杀手,她们以这种方式来对抗老去。每个人都戴着斗笠,海口的一个特色以这种特殊的方式和古朴对接。

大王椰子树

冬天,花朵儿们并不躲懒。它们不太看重季节,春夏秋冬,开了落,落了开,一切都自然。有的树开了花还要结果,那果,便是处处驰名的海南水果。椰子、菠萝蜜、杨桃、榴莲、芒果、莲雾、释迦、荔枝……叫得上名字的,叫不上名字的,以各种姿势占据超市最有利的位置,香味和色彩吸引着来来往往的顾客。更有味道的是街头巷尾、社区里,你走着走着被一个芒果砸中了头,正要恼怒,发现它在冲你笑,你毫不犹豫捡起来吞掉它,结果甜掉了大牙。你一转脸,发现树半腰里长出一个南瓜大小的浑身是刺的青果,当地人会告诉你那是菠萝蜜。它来不及爬上树冠,把果结在了树半腰。树冠大小的一个圆圈,地上落了一层层粉红艳艳的、孩子心脏大小的果子,那是莲雾。果子太多,它们找不到家,就围着树根落在树荫的怀里。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海边的树必须适应多风多雨的天气,椰子树、槟榔树是这样,树杆坚韧挺拔,抗风;树冠小而无枝,不招风。大王椰子和银海枣树也是这样。大王椰子又名王棕,有膨胀的腰身,粗壮高大挺拔,像个胖娘儿们,常用于行道树。银海枣树与北方的枣树没有半毛钱关系。它与棕榈树同属一科,长得也很像,直挺挺的,常做观赏树。这两种树都有一层层皮毛,可保护自身,又可脱落和再生,是适应环境、物种进化的结果。

图片 4

三角梅

海南的灌木丛很多,弱小的群体簇拥在一起,又蔓延开来,生命力极强。没有人在意它们,不用栽培,不用施肥,不用管理,任凭风吹雨打,自生自灭,始终一片葱茏。不经意间,灌木丛中开了一串串小花,姹紫嫣红,随风摇曳,散发出淡淡幽香,昭示着生命的灿烂。海南岛的省花三角梅也是这样,没有富贵之身,没有娇柔之恣,处处随意生长,四季美丽绽放,是海南各色鲜花的代表。

图片 5

田野

树如此,植物如此,人也如此。海南人也像这海边的树一样,祖祖辈辈生在海岛,长在海岛,顽强坚韧,勤劳勇敢,务实肯干,把过去的蛮荒之地建设成了今日美丽的海岛,令人肃然起敬。

我赞美这海边的树,更赞美千千万万、普普通通的海南人!

本文由王中王开奖结果发布于关于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海风伴花香,海边的树

关键词:

不批不进步,连队有个

小钢炮长得日常,没点霸气外露的划痕,淹在兵堆里,你眼神再好,也很难开采他。和其余兵比,他的喉腔相当的小...

详细>>

亮相北京卫视,明星带队探访故宫未公开神秘区

由故宫博物院和北京电视台出品、华传文化传播联合出品、春田影视制作的大型文化季播节目《上新了·故宫》于11月...

详细>>

00后的网络文学和商业未来

还应该有一年,熬过那一个初三,尽野就不读书了。老母早就给他找好出路,到化妆机构抓实习生。 十伍虚岁的尽野...

详细>>

不与烂人烂事纠缠,遇到烂人不计较

一杯茶,一部手机,一份好心情。经典散文精选美文,我们一起品读。 人生如果错了方向,停下来就是进步。 本文来...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