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种人都值得被那座都市和您作者温柔以待

日期:2019-10-07编辑作者:关于文学

静乐县里有一位读者名叫秦奉生,年纪二十来岁,长得清寒骨瘦,性情多古。遇到不顺心的事常常低头叹息,遇到开心的事则又笑个没完没了。他家境贫穷,勉强初中毕业。他父亲是农民,深知种地之苦,所以不想让他种地,想让他学技术,将来挣钱娶媳妇。他父亲问他姑姑借了些钱,把他送进中北大学学技术,谁知学了一个月就学不进去了,深感无趣。再者别的学生好团结,只有他不团结,党同伐异之事在所难免。
  星期天时,他跑到很远的地方去瞎逛,路途中看见一伙人围着,透过人群缝里,看见一位少女行乞。她低着头,长发如帘,看不清她的面孔。不过看她柔弱的身躯,细致的双腿就足以断定她是一位翩翩的少女。她的面前竖着一面牌子,上写着“吾名刘玉佳,年十五,家居平顺。因头次出门,不知世道艰险,身揣五百外出打工,车上遇贼遭窃。身无分文,茫茫人海皆生人。请贤君子稍施援手,资助三五十以做返费,日后当以牛马厚报。”
  围观者七嘴八舌的议论,都说是骗子。有的还拿手机拍照发朋友圈,秦奉生见了长叹一口气,说着从钱包里拿出一张红票给了她。她这才抬起头来看着秦奉生,眼睛红红的,对着他磕了三个头,然后拿着钱走了。围观的人说:“看到了吧,这是一伙的。”
  秦奉生迷了路,找不到回去的路,误了上学,他就把学校发的胸牌牌给扔了。对着太阳大声说:“我秦奉生再也不用拘谨受气了。”说着跑到了人海茫茫的街市中,之后想到他父亲平时的严厉与凶悍,心有余悸,于是又跑回去找丢了的牌牌,却怎么也找不到。他在网吧逗留了两天,心说:“我还是去饭店上班吧!”于是来到街市上,走了好长时间,路过好多饭店想进去就是迈不开腿。眼看太阳落山,他肚子也饿的直叫,于是选了一家驴肉店进去了。正好店里刚上班,他们正点名。点到刘玉佳时,秦奉生心情激动,眼巴巴地看着她。她已穿上了制服,个头与其他服务员差不多。点完名后,领班将秦奉生带到前台询问。刘玉佳看到了秦奉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冲之一笑,然后就去干活了。领班问他干什么?他说别的也不会,干个服务员足矣!然后又问要身份证,他说:“没有办。”领班说没身份证不行,他就把考试的准考证还有毕业证拿给领班,上面既有照片,又有姓名地址等,领班不好弄,告诉老板,老板考虑缺人,于是就答应让他应聘。
  秦奉生做了服务员以后,每天干的都是加调料、擦桌子、扫地、招呼客人。在忙的时候经常与刘玉佳相视一笑,被一个传菜的看见了,暗恨在心。等到吃晚饭的时候,厨师们都骂那个打荷的,骂的很搞笑,秦奉生忍不住大笑起来,笑了很久才停下来。原来是他把盐当成了糖加进了料缸里。吃饭的时候,秦奉生问刘玉佳说:“你不是回家了吗?怎么又来的这?”刘玉佳绷着脸,看看别人都在吃饭,乃说:“吃了饭再说。”吃了饭以后,众人都回去了。那个传菜的坐着不走,好像在等刘玉佳。同时又看到他们坐在一处说话,他的脸色很不好看。秦奉生说:“你不是回家了吗?”刘玉佳抢了话,紧着道:“是,我是回家了。但是我又一想,君子可以远庖厨,可是我一介女流之辈总得有一条裤子穿吧!”秦奉生听了这话很羞愧,也就不再问了。而她则跟着那个传菜的回去了。
  后来店里又招了一个服务员,表现的很能干,他们私下说这个后生比那个姓秦的勤快,心眼又好。久而久之,人们都不搭理他。有一次秦奉生招呼客人不周,客人发火,打了他一巴掌。领班向客人赔罪,从此不让他招呼客人,让他撤台和洗厕所。而刘玉佳也没有为他说话,而是被调到后厨里和那个传菜的一起传菜。忙的时候,秦奉生也去给客人上菜。刘玉佳把做好的菜端到窗口并告诉他是几号桌的,秦奉生就把菜上到对应号的桌。可是那桌客人并没有点那道菜,正等他端回来找单的时候,窗口已经堆了很多菜了。这时候他已经手忙脚乱,不知所措了。上错菜的事在所难免,事后他们把这事反映给老板,老板很生气,骂了他一顿,扣了五百钱。他灰了心,铁定主意,一发工资就走。有一天中午不忙,下了班没有回宿舍休息,去街上溜达了一下又回到店内,店内本是那个传菜的值班,所以他没有留下来,等到快上班的时候,他才来到店里。一进门就听见有男女呼吸之气,寻声而去,见刘玉佳和那个传菜的在包厢做不齿之事。秦奉生转身而去,等上班以后,刘玉佳好像已经知道他发觉他们的丑事了,所以背地里给了秦奉生一百,说:“感谢秦公子救人于危难,今特来报酬。”秦奉生说:“见人落魄,是君子皆有所为,不必在意。”说着将钱还给了她。
  等到客人来了以后,点了一个驴肉锅,锅需要放在火上烧烤,直至烧沸。烧好后,传菜的端到客人桌边,让秦奉生给客人上菜。秦奉生端起来就被咬了一口,锅子摔在地上。结果客人骂,传菜的骂,领班骂,老板也骂。秦奉生怒不可遏,脱了制服扔在老板面前,怒气冲冲的说:“尔等欺人太甚,老子不干了。”说完换好自己的衣服,推门而去。
  秦奉生在街上走了很久,街上车来车往川流不息,人行道上的人少的可怜。很快天黑了,他也走累了,坐在车站牌的凳子上啃馒头。吃完了馒头不经意间看见天空有一尾白云,很洁白很洁白,在黑夜的天空中胜过月亮。他定睛观看,那尾云正缓缓移动。不一会,它的速度提快,像一条鱼一样绕过四周天,过了一阵,它又提了速,居然围着月亮猛转圈。这实在是惊奇极了,正拿手机拍照时,却突然发现它又不见了。等他回神之后,旁边竟坐着一位女子。吓得他心一震,魂一出,急忙起身。那女子长得一副苦相,脸上还有沙皮皱纹,眼小嘴大,腰粗腿短,看上去十分难看。惊得他直喊:“鬼!”那女子摸着自己的脸冷笑道:“原来公子也是重外轻内之人。”秦奉生解释说:“小姐误会了,我身在世俗,身心倍受浸润,仅存的那点高雅也被吞噬。可是我内心并不是一个重外表而轻内在的人,请小姐明断。”女子道:“我不信,除非你做给我看。”奉生说:“怎么做你才相信?”女子贴过脸去说:“除非你亲我一下。”奉生说:“男女有别,况且陌路之人,怎能有肌肤之亲?”女子仰看星辰,突然抱头哭了起来。奉生看看四周只有灯光煌煌,马路上也只有零零车辆,放眼之内,并无人影。他才有了贼胆,搂着她的脖子扶起下颌亲了她的脸颊。那女子才不哭了,奉生问:“小姐芳名,为何至此?”女子道:“我叫夜怜,是三重天上的一朵白云。因我值夜,所以在周天巡逻,看哪个地方需要下雨,哪个地方需要刮风,哪个地方需要阴天,哪个地方需要多云。我巡视完毕后,准备回云罗宫,看见你在这黑夜之中深情喟叹,故来解慰。请问公子名姓,人间有何负君处,但讲无妨。”奉生说:“小者秦奉生,乃是一名三无读者。家境清贫,初中肄业。出社会格格不入,叹自身百无一用。我不适合于人间生存,夜怜小姐既是天仙下凡,可否度我走出这恶俗之世?”夜怜好奇说:“什么是三无读者?”奉生叹气说:“无房无车无老婆。”夜怜笑着说:“你看我做你老婆如何?”奉生以为是在开玩笑,不予回复。夜怜见他有疑,对月发了毒誓,奉生才相信,抱着夜怜于站牌处徘徊。事后奉生说:“我无车无房,怎么娶你?”夜怜说:“我不需要车,也不需要房,更不需要金钱,我只需要公子的一片真情。”秦奉生非常感动,与之为人。
  天色浅蓝,月已消失。夜怜起身说:“天亮了,我该走了。”他拉着不让走,夜怜说:“感念平生能与君结一夜之盟,生万世情。但我必须在天亮前赶回云罗宫,不然误了行云,云母娘娘是不会轻饶我的。你要是真心喜欢我,可夜夜来此等我,我自当奉陪。”奉生握手而别,见她化一团清气漂浮直上。奉生白天在饭店里做短工,晚上就来到站牌下与之相会,夜夜无违。有一天深夜,夜怜又来缠绵,奉生说:“长夜漫漫不急于片刻,不如我们玩游戏如何?”问是什么游戏?只见他在地上画了一个大大的“田”字,只是“田”字底下没有那一横,而是用三个圈代替。然后他又三个小木棍安置在“田”的左边,用三个石子安置于右边。奉生说:“这叫下茅坑,我们静乐老家的小孩经常玩这个。”夜怜一听如此臭名,立马捏住鼻子直扇风说:“这可算是臭名昭著了,这怎么玩?”奉生说:“我的木棍,你的石子,只要你的三个石子都把我的三个木棍逼进底下的三个圈里就算你赢。”夜怜说:“我们试玩一遍。”结果第一次奉生赢了,不过第二次夜怜赢了,从此多少回,他竟再也没赢过。奉生乃甘拜下风,将之搂在怀里问:“小姐既是天上的人,那么天上有房子吗?”夜怜说:“天上房子很多,都住满了人。”又问:“他们是买的还是租的?”回答说:“都不是,是云母娘娘分配的,可以长久居住。”又问:“天上有坏人吗?”回答说:“没有,坏人不在天上。”又问:“天上有不平之事吗?”回说:“有,但是云母娘娘都能妥善解决,使他们都能心悦诚服。”又问:“天上有夫妻吗?他们能做到从一而终吗?他们又是怎么生活的?”答说:“天上的夫妻都来自人间的男女,因他们在人间饱受欺凌,自杀他杀者不计其数。上帝生了怜悯之心,特意于七月初八开了天恩举士,分以“文、武、贤、孤、技”五类为擢才标准,派上界巡查使于人间遴选此类。选中之后他们都会在第一重天分配工作,除老弱之外都会自食其力,能力突出者,上帝即允许仙凡互恋,自由婚嫁。一旦择中钟爱之人,他们都会从一而终,同生共死的。除去他们工作之外,他们也可以种地织布,养花养鸟,生活的很悠闲充实。”秦奉生很向往,面露激动之色。说:“文武贤孤技这五项天举之则,我还能占个文字,我是否也能被选上天?”夜怜表示很可惜地说:“如今是八月份,早过了时。你要是想上天,我可以带你走走。不过你要藏在我的闺房里,千万不可乱动。”奉生很高兴,什么都答应了她。
  夜怜她脱下云衣,那云衣像塑料袋一样很透明。她把云衣变大,让奉生进云衣里面,奉生不解。夜怜说:“我来回穿梭于天际,不论狂风骤雨,能逞强者,皆倚仗此云衣,不然我将被风吹散了。”奉生乃进去,只觉心如离弦之箭,一直上冲。到了天后,夜怜把他放出来,天上也是黑漆漆的,奉生说:“天上怎么和人间一样?不是说天上一日地上一年吗?”夜怜说:“那是九天之上,这里是三重天,与人间最近,所以无变化,故此也称天上人间。”说着把他请入云罗宫,进了她的房间,二人相拥入睡。天亮的时候,云母娘娘召集众云女往西方降雪,可是不见夜怜出来。派人去叫,夜怜才慌忙起床,并吩咐他不许外出,奉生谨记。云母娘娘问她为何迟到,她只说巡逻太久,不由得贪睡,云母娘娘没有多疑,令其出发。
  秦奉生在房里待闷了,好奇天上有何好玩之地,于是忘了夜怜的嘱咐,出门而去。正四处游玩,赞叹天宫华美之时,撞见云母娘娘,云母娘娘大怒把他抓起来,问他怎么来的?他说是夜怜带来的。云母娘娘大怒,将他打下人间去。秦奉生说:“听闻天庭以文武贤孤技五项天恩取士,我稍通文墨,可否自荐应职,不管是何差事,也能坚持做下去。”云母娘娘说:“天恩举士,你不在其列。你私入天庭,已是死罪,我不杀你已是大恩,快走。”说罢,几个新卫战神将他送下人间。
  夜怜西方降雪回来,得知奉生被云母娘娘送返人间,十分恼火。再加上娘娘要治她的罪,她说:“我不做被你驱使的云了,我要做人。”云母娘娘大怒,将她鞭打,问她做云还是做人,她依旧要做人,最后娘娘把她云衣脱掉,受狂风吹打,最后四分五裂,可是她的精神魂魄都合在一起落下了人间,他们从此得以在一起,奉生没有工作,可是夜怜还是愿意跟着他。他们只好去饭店打工,过着普通的生活。

  “农民工”、“打工妹”、“打工仔”……这些刺眼的字词似乎把这群在城市里打拼的下层劳动人民与城市人分隔开,他们犹如两个不相触及的世界。所谓的白领、蓝领、金领,有多少真正了解进城务工的心酸与无奈,他们背井离乡来到陌生的城市,为这座城市更加漂亮,整洁,做出自己的贡献。可是,能被这座城市温柔以待吗?能被你我温柔以待吗?当这座城市不在需要他们时,他们心甘情愿去往下一站。他们也有父母和子女,他们也会想念,可是却败给了现实。每年过年前后人潮涌动的车站,那是他们带着一年打拼的成果以及沉甸甸的想念回家,过完年又带着多少伤感与不舍离开。曾经在网上看到一张图片,过完年父母准备进城赚钱,可是年幼的孩子声嘶力竭的拉着车门,而奶奶又拽着孩子,看到这张图的时候心里一阵心酸,而这只是无数农民工子女的缩影。

  大二寒假,自己做了一名寒假工,火锅店的服务员。真正体会“社会”与“现实”,相比较学校生活是那么纯粹,美好。那是一家才开张的店,由于是过年前所以很难招到人,没有保洁人员,传菜人员也只有两个,服务员的两个领班也都是老板的熟人,每个服务员负责6张桌子,有一个领班负责4个包间。才开张很多优惠活动,又加之亲朋好友的捧场,自然每天的客人都爆满,特别是六七点客人在门外排着队也是自然不过的。所以一等客人下桌,我们不仅要收碗筷,打热水擦桌子,扫地,这个时候你是多么期望别的客人不要点菜啊,可是一遇上这桌加菜,那桌加酒的,客人要茶的,简直忙疯,多希望自己有三头六臂。可是就算这样,每个服务员之间也还是互相帮助,一有空哪里需要往哪儿走。可是负责包间的领班却只管自己的包间,就算其他人再忙也不会帮一下,而包间里有人喊,只要有空我们外面的服务员哪个不帮?虽然都有意见可是她是领班,她是老板朋友也都没说啥,或许我们服务员都差不多是寒假工,做的时间也不会长,抱着自己做好该做的,能帮多少帮多少的心态吧。可是她仍然会不满,老板不在她不说啥,可是一看见老板就会去邀功,说一些面子话,也没人理她,愿意说就说呗。其实大家都知道她再想什么。这就是在社会,第一次真正接触社会所教给我的。或许这样并没错,错的是我学不会这样。

  还有一次是两位客人先到,他们带着自己准备的一袋子什么东西,当时是我去给他们倒茶,其中的一个男的问我“小姑娘,你晓得这是啥不”,我面带微笑着说“不认识”,他还了一句“这可好得很,估计你这种人这辈子都吃不起”,眼神里带着看不起。“这种人”“吃不起”,原来“这种人”和他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他们值得高高在上,“这种人”就值得被践踏?当时自己真想骂狗眼看人低,可还是忍住。就算穿的衣冠楚楚又怎样,不会尊重人才是无德的,才应该被鄙视。

  我的经历也比不上万千农民工受到白眼中的九牛一毛,或许根本不足挂齿。所以多给每座城市的“候鸟”们多一点关怀,鼓励与感恩吧。

图片 1

  愿所有人都能被城市和你我温柔以待。

本文由王中王开奖结果发布于关于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各种人都值得被那座都市和您作者温柔以待

关键词:

微小说合集,中年丧妻

额手称庆 刘涛女士和张芹从小就是同学,一贯到高级中学毕业,后都尚未考上海高校学,一同打工走了。因为两家住...

详细>>

古典文学之历代兵制

夫八阵图者,元代参知政事、武乡侯诸葛孔明之所作也。图之可知者三:一在沔阳之高平旧垒,一在广都之八阵乡,...

详细>>

政要传说之祈祷虚无的上帝,不要为卑微的事物

四岁的小克莱门斯上学了。教书的霍尔太太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每次上课之前,她都要领着孩子们进行祈祷。有一...

详细>>

我已无法理解逗比的世界,幽默故事之公园趣事

今天同学和他女朋友过来,我们一起去超市买了吃的,在公园草地上吃。同学看我穿了一个短袖的套衫,问我冷不,...

详细>>